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在吴小晖和安邦案中的难言之隐

2019-07-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中)(美联社)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中)(美联社)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邓小平的南巡讲话竟是邓榕写在面巾纸上的最高指示》中已经向听众和读者们回顾了1976年毛泽东去世之后 尸骨未寒,“接班人”华国锋就在前朝老臣叶剑英的辅佐下把毛泽东的亲侄子,“毛泽东主席政治联络员”毛远新打下天牢。1997年邓小平去世之后,江泽民对除邓朴方外的其他邓家后代逐一进行了政治和经济清算。

当时的江泽民对邓家三个女婿的逐一处置步骤是,先是下令不准邓三女婿贺平继续以总参装备部长身份兼任保利公司总经理,曾经答应过的适时安排邓三公主邓榕接替总政联络部部长一事也不再提起,继而借“军改”把总参装备部撤消,新组建独立的解放军第四总部即总装备部,贺平的军内职务自动解除。

接下来,江泽民又亲自下令把邓家子女占居的最有油水的职务,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总经理的宝座,从邓大女婿吴健常的屁股底下抽走。中共政坛内当年曾有江泽民与邓家子女有约法三章的说法,,那就是邓榕的丈夫贺平不得再经营军商并离开解放军装备部门;邓质方从内地和香港商界完全退出;邓榕本人不得再以邓小平“发言人”身份擅自发表谈话,如无“必要”,不再对外以邓小平家人身份公开活动。再加上当时邓小平的长驸马吴建常和二驸马张宏也被剥夺了他们对整个中国有色金属界,特别是稀土业界的主控权。自此,邓家第二代整体上从中国大陆的民商界和军商界彻底淡出。

安邦集团前董事长吴小晖(路透社)
安邦集团前董事长吴小晖(路透社)

现如今,曾是邓小平外孙女婿的吴小晖所创办的安邦保险集团,已被新成立的大家保险集团接盘,这代表资产曾达近两万亿元的邓小平外孙女婿的“安邦集团”正式走入历史。这意味继当年的江泽民对邓家第二代进行的政治和经济清算之后 ,如今习近平再接再厉,对邓家第三代的经济清算行动已告尾声。

去年五月十月中共新华社曾发布消息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对吴小晖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九十五亿元;以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亿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零五亿元,违法所得及其孳息予以追缴……

当月底有中国大陆境内媒体的相关报道引述吴小晖“指定代理律师”的微博称,“安邦案”吴小晖不服一审两罪判决,已经提起无罪上诉。上海高院已经组成二审合议庭。德恒李贵方律师、京衡陈有西律师担任吴小晖二审辩护人,依法为其辩护。

8月16日,有公开媒体对外报道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二审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但官方主要媒体在此之前已经接到对吴小晖案不再作追踪报道的通知。

此前上海检方对吴小晖的起诉书中说,截至2017年1月5日,吴小晖累计向1056万余人次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超出批复规模募集资金人民币7328.67亿元,并将部分超募资金转移至吴小晖实际控制的产业公司,用于对外投资、归还债务、个人挥霍等。至案发,实际骗取652.48亿元。

这段起诉书内容中的一个重要细节就是,吴小晖事实上向一千多万人次销售了他的“产品”而募集资金的数额是超出批复规模七千三百多亿,至于批复规模是多少,看来是要被永久保密了。

判决书中说吴小晖所犯的集资诈骗罪至至案发实际骗取652亿余元;所犯的非法侵占罪是侵占安邦财险保费资金100亿元。但对集资诈骗罪一项只判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九十五亿元,那么652减去95等于557。这557亿元为什么没有没收?职务侵占罪一项只判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亿元,100亿减去10亿等于90亿,这90亿是怎么一个流向?

最早揭露吴小晖和“安邦”发迹史的《南方周末》刊登的文章介绍说:2004年“安邦”在浙江宁波初创,创立之初的两位关键人物分别是时年58岁的陈毅元帅的儿子陈小鲁和时任上汽集团总经理胡茂元,彼时的安邦,称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上汽等7家法人单位是发起股东。陈小鲁控制了七家法人单位中的三家。当时的七位董事包括来自上汽的胡茂元、刘榕,和陈小鲁、吴光辉、陈萍、姚大锋、赵虹五人。这里面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吴光辉,彼时的吴光辉就是现任安邦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

就在陈小鲁去世一周年忌日的当天,他的生前挚友,中共前农业部长何康之子何迪将此前撰写的怀念文章《启蒙·知交·楷模——我与小鲁的挚友生涯》放到网上,以为纪念。说是为陈小鲁撰写回忆文章,原本想清洗泼在他身上的脏水,用他的话说是人生遭受三次,即文革、八九风波和安邦诬名,特别是安邦事件在他临终时都未有一个清晰的说法。但是在编辑、撰写的进程中,我逐渐认识到清污正名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留下准确而正确的历史……。文中虽是极力为陈小鲁撇清与吴小晖的关系,但该至少是公开对外证实了陈小鲁因为吴小晖受审查是千真万确的。

何迪的文章中说:90年代作为温州市的小干部,吴小晖曾跟随市长、中共新四军刘英之子刘锡荣探望粟裕(陈小鲁岳父)家人,得以认识陈小鲁。后来,吴小晖下海经商,组建上海标准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等企业,由陈小鲁挂名董事长,投资杭宁高速公路浙江段。

何迪先生怀念文章的第八部分题为《最后的日子》,说的是安邦保险集团自2014年被《财经》、《财新》、《南方周末》等媒体质疑和爆光后,小鲁成了被"首富"的焦点人物。2017年6月,董事长吴小晖被拘捕;8月小鲁被边控,12月小鲁应召由海南赴上海,配合公安部门对吴小晖案的取证调查。这是小鲁第三次陷入舆论的旋涡。

我们关心小鲁在上海的遭遇,小鲁并没多谈安邦案情,涉及他个人的部分则坦荡而言,告之除了澄清了吴小晖假冒小鲁之名注册公司有7~8个之多,造假之多之蠢令人哭笑不得,连小鲁的简历都张冠李戴,签名则五花八门。调查的重点是让小鲁交待收受的好处及金额。小鲁与吴小晖及安邦交集长达近20年,既未领取薪金又无股份分红,从未收受过任何一笔大额款项。真正有记录的是小鲁所持安邦信用卡,用来支付出差出国费用,其数额远低于小鲁拒绝领取的董事袍金,平均下来不足董事会秘书薪金的十分之一……

何迪的文章中还回顾说:对于案情及是否要退赔,没成为小鲁的思想负担,反倒是办案的方式和处理问题的态度,令他非常不爽。除了案情取证调查,还要小鲁写对此案的认识,作为党员要反省和检讨。他写了三次都未通过,最后办案人员帮助起草了一份,让小鲁签字。小鲁不愿说违心话做违心事,拒绝签字。后在昊苏大哥亲自到上海劝说下,小鲁才勉强签了字。12月28日,经侦查大队通知可以回京,但不是审查结束。

关于陈小鲁和吴小晖之间的真实关系,何迪帮他撇清说:2004年,吴与卓芮结婚,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去问小鲁,他竟然全然不知。去问后得以确认,他警告吴不要再胡来,娶了个格格,要好自为之。他还说,小晖另攀了高枝,自己可以解脱了……。2004年,小鲁都在治病、疗养,没有参与安邦产险公司组建工作;其后,更没有介入安邦保险的发展。

2014年后,安邦成为舆论的焦点,朋友们都劝他尽快退辞掉董事的虚名,但他和我说,这是有人拿安邦说事,既有安邦与其投资对象之间的利益之争,亦有人想借此给邓小平泼脏水,搞倒退,在这时候退不仗义;同时,他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以安邦要走国际化路线,自己曾在总参二部工作的背景会给人以口实,希望吴小晖尽快找人替换他的董事席位。吴小晖早在2016年3月就把小鲁换掉了,却不告诉小鲁,仍让他出席会议,签署文件。

何迪说:吴小晖利用了小鲁的善良、宽容,一骗再骗,最终受到了法律的惩罚,我们也衷心希望,法律惩办坏人之后也能还好人一个清白、一份公道。可惜小鲁没有等到这一天,他提前走了。

不能不说,这位何迪先生对陈小鲁的那份怀念的确是感人至深,他对于陈小鲁一直是被吴小晖利用的说法似也有可信之处,但仍需质疑的是,其一,既然陈小鲁不是吴小晖和邓家“格格”的媒人,那么所谓“给邓家泼脏水”与他何干?其二,2004年吴小晖“娶了格格”以后,陈小鲁规劝他“以后也好自为之”,“不要再胡来”,这岂不是说明早在吴小晖成为邓小平的孙驸马之前,他 陈小鲁就已经知道吴小晖一直是在“胡来”?既然如此他陈小鲁为什么还继续在“既未领取薪金又无股份分红”的前提下甘愿继续被吴小晖利用直到2017年?

其三,何迪先生的文章中称2004年,也就是安邦初创的那一年陈小鲁一直在养病,“没有参与安邦产险公司组建工作;其后,更没有介入安邦保险的发展”,但又说他陈小鲁在2014年有人“拿安邦说事”时陈小鲁为了维护邓家所以没有辞去安邦董事职位。又说“吴小晖早在2016年3月就把小鲁换掉了,却不告诉小鲁,仍让他出席会议,签署文件”。那么既然出席会议还签署文件,只能说明他陈小鲁对安邦的决策一直是处在参与状态。

另外,何迪文章中说2002年底陈小鲁曾引荐吴小晖晋见浙江省领导,而当时的习近平的职务是新任浙江省委书记兼代省长。何迪文章中同时还感慨“习近平和王岐山的慰问、哀悼,把小鲁视为‘老朋友’不足以澄清社会上的流言蜚语,不足以清除加在小鲁身上的污名”,是否在暗示就连习近平本人也在吴小晖的“安邦案”上有难言之隐?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