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 李鹏盖棺习近平论定:六四镇压无比正确

2019-07-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3年6月3日香港64纪念馆里,李鹏在1989年对学生运动血腥镇压时的录像画面。(美联社)
2013年6月3日香港64纪念馆里,李鹏在1989年对学生运动血腥镇压时的录像画面。(美联社)

自今年初开始陆续听到李鹏病重,来日无多的消息,结果他还是硬是把“六四”三十周年的纪念日挺过去了。有外界媒体以“李鹏高规格享誉永垂不朽”为题追踪报道习近平当局给李鹏的身后待遇,事实上相比较而言,做为一个前“党和国家一级领导人”,李鹏死后的“諡号”并无特殊,所谓“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的身后定位是一个标准模式,每一个生前担任过党和国家正职领导人者死后都是同类的“哀荣“,比如已经先后去世的两位前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和乔石的讣告里都有完全一样的内容,一个字都不差。

毫无疑问,继而要举行的“向李鹏同志遗体告别”的仪式也会是习近平偕众常委和在京文武百官齐聚悼念场所,而这也同样是给每一个生前担任过正国级领导职务之逝者的标准模式。而习近平给予李鹏的特别优惠,也是对李鹏盖棺之后的定论中唯一的与“众”不同,就是借他李鹏之死,趁机对外正式昭告了当今中共政权,更准确 地说是他习近平 本人对三十年前的那场戒严部队进京屠城事件的决策和手段的重新肯定和高度评价。

我们自由亚洲电台的“亚太报道”栏目中已经在《六四关键人物李鹏病故 官方称赞其六四功劳》为题的追踪报导中分析道:“值得注意的是讣告并没有回避一九八九年发生在北京的民主运动。不过,官方的描述耐人寻味。讣告写道:‘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在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决支持下,李鹏同志旗帜鲜明,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数同志一道,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稳定了国内局势,在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

依笔者之见,用“没有回避“来形容如今为李鹏所发讣告中涉及的”六四“内容并不准确,笔者更认为这无疑是习近平政权 ,更准确 地说是习近平本人是在,趁机发声,借题发挥!

笔者手中有一本上个世纪 九十年代初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政务院)历届总理副总理小传》,书中对前总理赵紫阳的一段评价完全是一九八九年六月二十四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公报》等文件的内容,对赵紫阳在政治问题上的“错误”,特别是在“六四”决策过程中的表现进行了全面否定。

对李鹏的一段评价是:“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北京发生动乱和暴乱,在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李鹏和政治局常委的多数,在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支持下,正确地作出了坚决平暴的决策,粉碎了国内外敌对势力企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罪恶阴谋……。用实际行动赢得了全国人民的爱戴和尊重。”

而截止这次李鹏去世之前 ,如上关于“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这样官式说法最后一次出现在官方正式公开文献上,是一九九二年十月江泽民所做的十四大政治报告。其中一段内容是:“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发生了一场政治风波,党和政府依靠人民,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平息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捍卫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维护了人民的根本利益,保证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继续前进。与此同时,中央明确宣告,党的基本路线和十三大的决策是正确的,绝不因为发生这场政治风波而动摇…….。”

从那以后,无论是江泽民时代还是胡锦涛时代,“六四“事件都是他们本人和中共官方尽量避开的话题,躲避不开的情况下则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或”1989年政治风波“取而代之。

首先一个例证就是1997年2月19日为邓小平去世所发布的《告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书》中的如下 一段:“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国内国际发生政治风波,党和政府在邓小平同志和其他老同志坚决有力的支持下,依靠人民,旗帜鲜明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维护国家的独立、尊严、安全和稳定。同时毫不动摇地坚持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坚持改革开放……。 “

再一个例证就是1998年9月杨尚去世后的官方讣告中的相关内容:“1988年4月,在第七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杨尚昆同志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他不辞辛劳,奔
走各地,了解国家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进程,指导工作,解决问题。他同党和国家其他领导人一道,处理了发生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维护了国家的独立、尊严、安全和稳定。为维护国家的社会政治稳定,为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促进国民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谁都知道,一提“六四“镇压,中共政权里最无法回避的主要是邓小平,杨尚昆和李鹏三人。那么在邓小平和杨尚昆的身后评价中都已经回避了”制止动乱“,特别是”平息反革命暴乱“的说法,如今习近平却要在给李鹏的讣告中故意突出强调,不但是重新肯定而且还高度评价当年武力镇压之”功“,毫无疑问是在借李鹏之尸,还血腥暴力政策之魂。

一篇题目为《李鹏生前3件事惹议 官方讣告借题发挥威胁香港?》的分析文章中说:中共官媒在23日发布的讣告中,对李鹏颇多夸赞之词。特别是在介绍其生平时,全面肯定李鹏在六四事件中的“功绩”,称其在关系中共“命运前途”的“重大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讣告中再次强调了对六四事件的“动乱”、“反革命暴乱”定性。对此,时政评论员唐靖远认为,官方讣告高度评价李鹏在六四事件中的地位,等于对外宣示北京维持六四定性不变,同时也可能是借题发挥,对现在香港如火如荼的“反送中”运动发出威胁信号。

《周恩来传》的作者高文谦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说:李鹏如今是死在香港送中运动正处于关键的十字路口之时。这个六四镇压的效应直接影响着中共从邓小平以降:江泽民、胡锦涛,到现在的习近平。这是一种国家的治理模式,即暴力镇压。现在李鹏之死之所以又重提“反革命暴乱”,就是仍然坚持这种思维或者说政治底线,对香港来说有一个威慑效应。

其实,在李鹏去世之前的“六四”三十周年纪念之际,即已经有学者和专家们强烈担忧“天安门事件”有可能在习近平的统治下重演。美国外交政策组织“应对中国当前危机委员会”在六月三日中国“六四事件”30周年前夕,就天安门事件后共产党对中国的统治和世界的影响进行了讨论。美国之音的相关报道中引述哈佛大学科学及国际事务中心前研究员布拉得利·塞耶(Bradley A. Thayer)的话说: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奉行共产主义的原教旨主义,一旦有任何危及共产党统治的事情发生,习近平是不吝对不同政见者使用暴力和武力的。作为原教旨主义者,习近平相信维持共产党的统治,必须加强对互联网的控制,禁止言论自由,要求军队的绝对忠诚,以确保统治的稳定。 他说,“习近平上任后采取的很多措施也表明,他是不能容忍任何不同政见的。习近平对新疆数以百万计的维吾尔人采取高科技监控, 已经把中国变成了警察国家。”总而言之,一旦有火星爆发,作为列宁主义和毛主义的追随者, 他(习近平)的自然的倾向就是使用暴力和武力来维持党的统治,用机制来粉碎任何不同的政见。在习近平的统治下,‘天安门事件’重演的可能性比邓(小平)之后他的前任们在任时要大的多。”

而也是在“六四“镇压三十周年纪念前夕,习近平政权的“国防部长“魏凤和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以“中国与国际安全合作”为题发表演说,并回答与会学者专家对1989年六四镇压等问题提问。魏凤和宣称,六四事件是“政治动乱”,“中国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并平息动乱,保持中国稳定”。他承认,30年后每个人都在关注天安门事件,但说中国在这30年来发生了他所谓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说难道“我们对六四处理的不对吗?”

美国 “应对中国当前危机委员会 ”的另一位成员韩连潮在研讨会上表示:“我相信你们已经听到了中国国防部长有关‘天安门大屠杀’的讲话。这显示,……习近平政府是会坚定地再次使用暴力,对阻挡他们施行一党统治的人,他们是不会有任何犹豫的。 因此,‘天安门大屠杀’30年后,对我们来说依然是息息相关的。”

中共的环球时报昨天发出的报道说: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在被问及解放军应对香港目前形势发展时回应称,“在驻军法的第三章第十四条有明确规定。”

中共对香港的《基本法》的第十四条中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必要时,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

而《驻军法》的第十四条也规定,香港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安排下,由香港驻军最高指挥官或者其授权的军官实施指挥。香港驻军人员在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时,行使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规定的权力。

也就是说,如果香港当局以警力不足为由请求“支援“,中共驻港部队随时可以”合法“在香港地区执行”制止动乱“和”平息反华暴乱“任务。

其实,即使如今的香港特首没有主动发出“邀请“,中共政权也早已经准备好了相关”法律“给了驻港部队随时直接从中央领命对香港实施军事戒严的权力。就象三十年前李鹏”依法”宣布对”北京部分地区“实行军事戒严一样,《驻军法》的第六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者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者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时,香港驻军根据中央人民政府决定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的全国性法律的规定履行职责。

所以,用在李鹏讣告中重提“平暴“字眼震慑港人,不能不说是习近平政权的目的之一。当然,主要的还是要借此宣示他习近平在”六四“问题上的鲜明态度和坚定立场。正如刘青先生所分析的那样:中共评价李鹏重提“反革命暴乱”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习近平为了保党、保自己的独裁地位,要对大陆社会进行严厉镇压。“他要把六四血腥镇压坚持到底,以此震慑中国社会。中共高层全知道六四是犯罪,都想淡化这件事。但是习近平不想淡化,他要把反革命定性再次重新提出,其重要目的就是震慑大陆社会,为今后一出现这种苗头就镇压制造借口。”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