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六四”镇压是李鹏决策,邓小平首肯?

2019-07-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鹏逝世后的追悼会现场照。李鹏的三个子女(李小鹏、李小琳、李小勇)均现身。(微信公号截图)
李鹏逝世后的追悼会现场照。李鹏的三个子女(李小鹏、李小琳、李小勇)均现身。(微信公号截图)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公道在人心,正义在民间》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到了李鹏死后,随着习近平派 “皇叔”习远平亲临李鹏遗孀在家中私设之灵堂的消息被从非官方渠道传出后,外界媒体及时注意到了“李鹏灵堂门可罗雀 与赵紫阳去世时情景呈天壤之别”。说的是李鹏死后,李家设了灵堂供众人吊唁,但上门吊唁者门可罗雀。与当年赵紫阳过世,去赵家吊唁的场面不可同日而语。

门可罗雀?也许还有待确证。但是,咒骂李鹏的多到不可计数却是无可争辩。李鹏死了,中国人风俗死者为大,先不管他善与不善,但李鹏身后人们对他严重缺少这种敬意,西方媒体几乎一致地用“天安门屠夫”形容李鹏,自由网络上也自然是诅咒声不绝。即使在中国,在严禁的情形下,中国社交网络或媒体也显现出对李鹏的某种轻蔑。比如官媒新华社播报李鹏死亡新闻下曾经数以万计的“点赞”,在23日晚间8时后被全数归零。死了还要“点赞”,这是一大发明。人民日报有关李鹏逝世的微博下面有几万条评论,也全部清零,估计说好话的不多。在微博上,几乎所有涉及李鹏死亡的报道下面的跟帖评论统统清零。但是民间自有其表达方式,“点赞”是一种,这几天朋友圈里互寄一种死鸟图片的,鸟名月月鸟,何哉?原来月月鸟合一个李鹏的“鹏”字,算是以这种方式表示一点对李鹏死亡的兴奋。

去李鹏家吊唁者与去赵紫阳家吊唁天壤之别,唯一区别的是,赵家当时是完全禁止或者严格限制吊唁的,李家是大门敞开。可是想去赵家表示哀情的多的拦都拦不住,有的冒着人身安全,这些年下来年年如此,许多前往追思的是无官阶的平民。每逢他的忌日,警方总是如临大敌。


1989年民运期间,李鹏与绝食学生代表对话。(视频截图)
1989年民运期间,李鹏与绝食学生代表对话。(视频截图)

综如上法广文章所述就是:紫阳去世后民众送挽挡都挡不住,李鹏呜呼了找人吊唁请都请不来;紫阳去世中共如临大敌严禁百姓哭,李鹏死了中共草木皆兵不准民众笑。

不准民众笑也就罢了,习近平前脚把李鹏送进八宝山火化炉,那位除了为他爹哭灵那天永远都是一袭粉红的李小琳居然发祭文称“亿万人民同挥泪,父亲的英灵永在,千秋功绩化长虹,天地日月共缅怀”?难怪有网民怒骂“这是我这辈子读过最无耻、最无赖、最不要脸的文章”,“这也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无耻,最无赖,最不要脸的女人”。;“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不过笔者读过一些被李小琳此文恶心得无以复加的看官网帖后到是悟出了李小琳此举之用心的聪明之处:李鹏死了谁让你们都开怀大笑来着?他的孝女如此一来的目的就是要用这篇令人作呕的东西趁你们笑得合不拢嘴的时候往你们的嘴巴里扔只死苍蝇。

再说了,既然习皇上能够对外公开宣称全党上下,全国人民都已胸怀“四个自信”,人家李鹏孝女为什么就不能相信一把他爹的“千秋功绩”能让“亿万人民同挥泪”?

说到习皇上,我们在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了只要能耐着性子看完了习近平和江泽民等人为李鹏送别的官方视频新闻,就不难注意到出其中特别突出的习近平双手紧握朱琳和李小鹏母子一再叮咛久久不忍松开的一段镜头,足可以证明他习近平对李鹏的依依不舍之情,证明所谓“没有李鹏同志三十年前的立场坚定和措施坚决,没有李鹏同志三十年前的勇于担当和敢于斗争,就没有我们党和国家日后的安全和稳定,更没有我们今天的大好局面”的说法应该是习近平的肺腑之言。

为了自证“所言不虚”,笔者在上篇文章刊播之后又上网比对了习近平率众常委和胡锦涛为乔石送别的官方视频新闻 ,他只向乔石家人伸出一只手敷衍而过的镜头与他和李鹏遗孀遗孤双手紧握难分难舍的场合形成鲜明对比,远近亲疏立见高下。

再说眼见李鹏家中的私设灵堂门可罗雀,习皇上赶紧派遣胞弟习远平以“皇叔”之尊前往宰相府力挺,“皇叔”到场后代签了母亲齐心的名字,令我们不由得想起当年赵紫阳先生去世后,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 的母亲齐心曾亲自登门致哀。

赵紫阳于2005年1月17日病逝,日后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新闻 网以《习近平母亲不避嫌 公开给赵紫阳送花圈》为题详细报道说:中共十八大前夕,前总书记赵紫阳女儿王雁南罕见接受了官媒的专访,同时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三子胡德华也高调出声谈论政改。在中共高层大换班的当下,爆出即将上任中共第五代领导习近平的母亲齐心,在被幽禁终生的赵紫阳去世时,曾为“犯了分裂党的错误”的赵紫阳公开吊唁,并献上了花圈。

2005年1月17日,赵紫阳病逝后,不少高干或其家族罕有地不理会“党”的指示,自发前往赵家在北京富强胡同住所所设灵堂吊唁,并送上花圈或花篮。在灵堂上,有一显眼的花圈写着“齐心率子女上挽”。当时,中共元老习仲勋的夫人、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母亲齐心不避嫌,以其个人和“率子女”的名义向赵家送上了花篮。与习仲勋夫人齐心一同去吊唁并送花圈的还有李昭(胡耀邦夫人)全家、陆定一全体子女、原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等。有分析人士认为,习仲勋的夫人率子女献花圈,其中当然包括习近平了。李昭率全体子女给紫阳献花圈当然包括胡德平了。他们之所以能献花圈,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好。也表明习近平在心目中是尊敬紫阳的。

那么对比当年习近平对赵紫阳的同情或者说是惋惜与如今对李鹏的高度评价,到底哪 个是真呢?如果把习近平当浙江省委书记时居然还胆敢宴请李锐先生与他同意母亲代表他本人到赵家灵堂向 赵紫阳献挽联系起来分析,就不难得出习近平即使已经官至省委书记的时候,也还曾经有着也为自己在政治上留条后路的念头,这和江泽民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期间也还曾相对开明过是同样的道理。

与江泽民一样,一旦被推上中共总书记的位置之后,就意味着再无退路可言,正如李锐先生生前在抨击习近平重搞终身制时所分析那样:“红二代现在有些人,保护毛泽东保护得厉害,习近平也保护毛泽东,他不保护毛泽东他自己就垮了。”

再举一个王沪宁的例子,整个八九学运过程中,王沪宁表现非常低调,既未热血沸腾,也未公开出面替政府辩护。“六四”镇压过后,凡有较大影响力和读者群的刊物、报纸上干脆见不到王沪宁的文章,自然给人以消极抗议的感觉。所以当年北京方面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在刚刚听到王沪宁调进中南海的消息,一时都觉得难以置信,弄不明白王沪宁是什么时候开始受到江泽民的器重。

而如今的王沪宁呢?李鹏讣告中肯定他“六四镇压”之丰功伟绩的那段内容,肯定是经过他王沪宁和习近平字斟句酌的,包括把三十年前所说的“政治局常委多数同志”改成“中央政治局大多数同志”这样的重要细节的改动,都是他王沪宁和习近平深思熟虑的结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也!

在对“六四”镇压的态度问题上,当年直到还没有被知会即将会成为总书记备胎之前的习近平,对1989年派“人民子弟兵”驾坦克进城使用真枪实弹对付北京大学生和老百姓的的作法至少也应该是心中暗暗叫苦。而今天却要硬着头皮力挺李鹏并将已经在党内低调和淡化的对“六四”镇压的强硬肯定,特别是“平息反革命暴乱”这句重新祭出,说到底就是因为他已经对用非暴力方式对付日益紧张的国内局势和香港局势越来越没有信心,所以必须用将“六四”镇压重新“合法化”的高调对外宣示,为自己日后随时可能出动武警甚至解放军集团军武力镇压国内的“群体性事件”和香港的“反华骚乱”发出强硬信号。


2019年7月24日,《北京青年报》电子版头条报道李鹏去世,但所配图片为参加国际奥数比赛获胜的中国选手身穿红色上衣喜悦地手捧鲜花。(推特截图)
2019年7月24日,《北京青年报》电子版头条报道李鹏去世,但所配图片为参加国际奥数比赛获胜的中国选手身穿红色上衣喜悦地手捧鲜花。(推特截图)

迄今为止,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再到习近平,总共只在三个先后撒手人寰的“老同志”的讣告中提及了1989年的“政治风波”,其他如陈云,王震等人无论去世的当时还是日后的怀念,均没有涉及所谓“政治风波”的哪怕是一言半语。即使是习近平在2014年8月为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所做的讲话中,也是只用一句“面对国际国内政治风波,他冷静观察、从容应对”来证明当时的中共决策层仍然还是在执行着淡化“六四”的党内共识。
而对比一下中共当局按死去时间的顺序先生在邓小平,杨尚昆以及如今刚死的李鹏讣告中分别针对“政治风波”的一段,就不难发现习近平政权已经在重新强硬肯定“天安门平暴”无比英明无比及时无比正确的前提下,把三十年前 “采取果断措施”,“稳定了国内局势”之丰功伟绩的首功记到了李鹏头上。

给李鹏的讣告中说:“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在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决支持下,李鹏同志旗帜鲜明,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数同志一道,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稳定了国内局势,在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

众所周知,当年在赵紫阳已经出局的前提下,李鹏事实上已经以政治局常委会议的主持人身份成为台面上的一把手。而邓小平虽然掌握着军队但因为在党中央和政府中已经没有任何身份和职务,所以无论当时的邓小平在“六四”镇压的决策过程中所幕后扮演的角色为何,党史上的公开记载中只能说他是“支持”而不是决策,从公开的“法理”角度,“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果断措施”,是李鹏作为当时的台前的“合法”一把手主持制定并“采取”的。而没有邓小平的“支持”李鹏没有权力调动军队的说法当然不错,但把在整个“八九政治风波”的从始至终都是唯恐不乱的李鹏说成是为中共政权的“六四”镇压立了“头功”的确也符合事实。简言之就是李鹏先用一纸“四二六社论”刺激出一场“动乱”,然后再用“动乱”的事实刺激邓小平相信他李鹏的“反革命动乱”的定性既英明又准确,在此基础上同意他李鹏“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的动议,从而达到了进一步刺激广场大学生和北京市民群情激奋的目的,最终让“人民解放军武力收复天安门广场”成为血淋淋的事实。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