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令计划令胡锦涛半毁,共青团全毁?(高新)

2015-09-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令计划(资料图片/Public Domain)
图片:令计划(资料图片/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提拔令计划毁了胡锦涛宋德福难辞其咎》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到了共产党政权一向有“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的说法,而当年宋德福在向胡锦涛举荐了令计划之后又将他拉入的那个中编办,除了对军队那一块不能染指,其它从中央到地方,从党政机关到大专院校(事业单位),从“公检法”到“群众团体”,从“民主党派”到科研机构(事业单位),其机构编制都是这个中编办说了算,真真是权大无边。如此说来,令计划日后能在整个中共政权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营建起一个庞大无比的“团团伙伙”,一开始就是宋德福给他提供的方便。

公正地评价,宋德福个人的人品、官品在整个中共政权里实乃风毛麟角,但他在离开中南海外放福建之前一手把一个“大奸大恶”,无论人品还是官品都是恶劣到无法再恶劣的令计划安排一个最容易令他把恶性尽情发挥的极权岗位,结果是毁了胡锦涛,毁了共青团,同时也令他宋德福自己身后留污。

对此,中共政权内部的说法是,“一个令计划令胡锦涛半毁,共青团全毁!”另外一个说法是“令计划毁了胡锦涛,也毁了胡春华”。

先说胡锦涛如何被令计划“半毁”。笔者在郭伯雄尚未被公开宣布“开除党籍,移交司法”之前曾经在本专栏为文《习近平认可“胡锦涛是庸人不是罪人”! 江泽民呢?》。

文中认为无论是刘源本人还是中共军中其他“红二代”军官在徐才厚已死,郭伯雄的儿子也被公开惩处之后“大胆”对外透露胡锦涛当年“事实上已经”被两个军委副主席“架空”的信息,无论本意何为,客观上确实起到了为胡锦涛开脱的作用。

谁都知道,徐才厚的被调查始于谷俊山的“卖主求生”。太子党出身的少将罗援公开讲过: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和总后勤部党委一班人,以党委名义举报谷俊山贪腐问题。谷俊山在某些人指使下很猖狂地说“我后面也有人”。对此,总后勤部长廖锡龙震怒地说“我廖锡龙上过战场,死都不怕,还怕一个贪官?”刘源怒不可遏地说“我宁可乌纱帽不要了,也要拿下这个贪官!”他们再次上报谷俊山问题,终于在中央支持下打开军队反腐突破口。

也是这一罗援少将,在接受另外一家香港媒体采访时再次夸赞了刘源对谷俊山的嫉恶如仇,说刘源在与谷俊山的斗争中“几经磨难”。

如今,军中巨贪,曾经分别向郭伯雄和徐才厚贡奉过上亿贿款的谷俊山终于落得了死缓的下场。此人是2011年“八一”建军节前夕以正大军区级的总后勤部副部长身份晋升中将时,胡锦涛是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是军委第一副主席。也就是说,当时的刘源在发誓要斗垮谷俊山时,虽然背后有军委主席胡锦涛和军委第一副主席习近平撑腰,却仍然还要“几经磨难”。这就不能不令人怀疑,在胡锦涛担任军委主席的整整八年时间里,军队的组织人事大权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掌控在他手中?

正如香港《南华早报》的专题报道中所说:中国观察者长期以来怀疑胡锦涛对军队的控制是软弱的。他是在成为中共总书记两年之后的2004年才接替了江泽民成为中央军委主席。即使在那时候,江泽民仍然具有影响力,安插他的心腹徐才厚和郭伯雄作为胡锦涛的副手。习近平2010年成为中央军委副主席,见证了另外两名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是如何在胡锦涛的鼻子底下夺过军队人事权。

如此看来,习近平无疑是已经帮助胡锦涛剥离了在徐才厚和郭伯雄的“反党乱军”事件中的责任,承认胡锦涛“是庸人而不是罪人”。

但是,在令计划的问题上,说胡锦涛没有责任,恐怕他本人都会不好意思。

而这个如今连李源潮肯定也都恨得牙根痒的令计划在毁了胡锦涛的同时,自然也已经毁了胡锦涛“隔代指定”的红朝王储胡春华。

香港东方日报一篇题为《不放心胡春华、孙政才 习近平安排可靠接班人 》的评论文章说:距离二O一七年中共召开十九大还有两年多时间。过去两年多,第五代、习近平反贪腐、打老虎等一系列动作都是在为建构十九大权力格局做准备,扫清障碍,掌控大局,挑选权力班底。其中谁能成为第六代总书记、总理人选是核心关键。而恰恰是在这个问题上,十八大的权力博弈和“组班”结果显示,习近平是几乎没有未来“话事权”的,也即他的接班人已被“隔代指定”。这是强势领袖习近平绝不能接受的,他一定要在十九大上推翻这个安排,自己挑选和安排接班人。

谁都知道,十八大的已成之局,是为了让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胡春华和孙政才两位六O后成为第六代接班人。胡任总书记,孙任总理。胡春华还有小胡锦涛之称,是胡锦涛团派的香火传人;孙政才最大的政治恩公是温家宝,是总理人选。可见胡春华和孙政才都和习近平没甚么关系。他们未来接班人的地位是胡、温体制的延续。习近平必须斩断这种延续,否则,他当政时期的治国理政、宏图大计将无以为继,他在十九大召开后将成“跛脚鸭”总书记;二十大后,弄不好会有朝局翻动之变,遭政治清算。

然而,要改变十八大的“已成之局”,十九大上自己选定接班人,极为不易。六O后中的胡春华、孙政才有压倒性的政治资历和地位优势。习近平在六O后中没有一个可资培养的人,就算有些年龄相当的和自己有渊源的人,也都资历、地位太浅,不可能在五年内提拔到可当接班人的位置。

更何况胡春华、孙政才只要这五年内“不出问题”,在几乎没有旗鼓相当的竞争对手下,十九大走向接班人那就是势之所致、理有固然。当年胡锦涛、习近平被隔代指定,江泽民、胡锦涛都很不爽,但王储不犯错,就是无法行“废立之举”也。

上文中所说的习近平也是“被隔代指定”似乎与事实有些距离,而胡春华也好,孙政才也好,其所谓的“压倒性的政治资历和地位优势”更是过于夸张。依笔者之见,中共中央办公厅最近刚刚下发的《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若干规定(试行)》虽然不是为胡春华量身打造,但也适用于胡春华等所谓“团派青年干部”是肯定的。

中办的通知中强调:该“规定”对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完善从严管理干部队伍制度体系,着力解决为官不正、为官不为、为官乱为等问题,推动形成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的用人导向和从政环境,建设高素质干部队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前一段时间,外界一度盛传令计划在十八大之前有组织有预谋“政变”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自行其事,主办了一次“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会人选摸底投票”,结果是当时的内蒙古自治区委书记胡春华以及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时任中组部长李源潮以及令计划等“团系”人马的得票数都“排名靠前”,引起党内高层不满,质疑令计划人为操纵“选票”。有外界评论文章认为人民日报系的相关评论文章指责令计划在薄熙来“出事”之后“继续我行我素”,“野心和私欲极度膨胀”,指的就是这件事情。

假如这一传闻不是没有根据的话,那么胡春华在十九大上再无前途就几乎可以肯定。只要习近平下令把令计划操纵“选票”的“严重违反政治规矩”的事实以“党内文件”形式向下传达,胡春华在十九大上的中委预选关都会十分难过。

至于外界评论中所认为的“习近平在六O后中没有一个可资培养的人,就算有些年龄相当的和自己有渊源的人,也都资历、地位太浅,不可能在五年内提拔到可当接班人的位置”,事实上也不尽然。寻找和提拔合适人选准备取代胡春华的行动事实上已经开始了。详细内容见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