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是实践戈培尔“理论”的成功典范

2015-09-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左四)告前副总统连战出席北京大阅兵涉犯外患罪。(夏小华摄影)
图说: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左四)告前副总统连战出席北京大阅兵涉犯外患罪。(夏小华摄影)

近见一则台湾新闻,说是连战登陆又返台之后即改口声称抗日战争是当年国民党治下的国民政府领导的。这令笔者想起不久前读到的另外一则关于连战的新闻,说的是身为中国国民党的前主席,现名誉主席的连战不顾绝大多数国民党人的感受,在中共抗战纪念活动的当天先是尾随联合国秘书长等人鱼贯进入故宫,觐见习近平夫妇,继而登上天安门与习近平及中共百官共同检阅当年把他连战及现任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等人的父辈追打到台湾,如今正在“为维护祖国主权和领土统一”而“战之必胜”的解放军各军兵种的代表部队。

获习近平如此礼遇之前,连战与夫人先行参观了抗战纪念馆,没成想居然遭遇一批内地老百姓的举牌呛声,嫌弃他事实上已经迎合了习近平的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胜利的中流砥柱的说法尚不足够,要求他承认是“毛泽东领导了中国人民的抗战胜利”。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宣部长在“人权”论坛上“反法西斯”?》中引述的“戈培尔(希特勒的宣传部长)名言”中的第4、5、6段内容是:

“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重复有效论点,谎言要一再传播并装扮得令人相信。”

“群众对抽象的思想只有一知半解,所以他们的反应较多地表现在情感领域。情感宣传需要摆脱科学和真相的束缚。”

“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而且,民众在大谎和小谎之间更容易成为前者的俘虏。因为民众自己时常在小事情上说小谎,而不好意思编造大谎。他们从来没有设想编造大的谎言,因而认为别人也不可能厚颜无耻地歪曲事实……极其荒唐的谎言往往能产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经被查明之后。”

连战是次中国内地之行的遭遇足以验证戈培尔同志的论断真是无比应明。

当年的德国纳粹党党员戈培尔还教导广大党员们说:“大众传播媒介只能是党的工具,它的任务是向民众解释党的政策和措施,并用党的思想理论改造人民。”
“宣传是一个组织的先锋,宣传永远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

“报纸是教育人民的工具,必须使其为国家而服务。”

“报纸上的言论,应当趋于一致的目的,不能被出版自由的邪说所迷惑。”

“报纸的任务就是把统治者的意志传递给被统治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

“人民大多数比我们想象的要蒙昧得多,所以宣传的本质就是坚持简单和重复。”

“必须把收音机设计得只能收听德国电台”......

如今的包括习近平在内的历届中国共产党的党魁都曾在他们的任内至少会举行一次的全国宣传部长工作会议上背诵过戈培尔的如上语录。

七十年前,法西斯的中央宣传和教育部长戈培尔教导广大法西斯党员干部们:“即使一个简单的谎言,一旦你开始说了,就要说到底”;“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

七十年后,中共中央宣传部和解放军总政治部号称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而重点打造的“二战题材大片《开罗宣言》中居然是毛泽东“指点江山”。
中新网8月14日电 “近日,二战题材大片《开罗宣言》曝光了一组全新海报,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毛泽东四位国际舞台上的重要人物悉数亮相,画面展现出了宏大的叙事格局。

“与影片此前曝光的几款海报不同,今日曝光的这四款海报主打历史人物,四位重要人物的剪影与重大事件的画面浑然一体,这种设计也突出了历史造就伟人,伟人成就历史的关系。在人物的选取上,不同党派、不同国别的领导人以并列的姿态现身,并没有偏重一方,这也充分体现了《开罗宣言》从国际视角观察历史、以全人类的角度去尊重历史的立意。

“海报中,除了唐国强饰演的毛泽东之外,罗斯福、丘吉尔和斯大林都是面色凝重、若有所思,而且三款人物海报的肖像之下都是‘开罗会议’的画面,而毛泽东则是指点江山的手势,配合着硝烟与炮火......”

就在中宣部导演的这一天字号丑闻前不久,习近平刚刚说过“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历史和事实......”

很可能是习近平本人也感觉这个中宣部和总政治部共同选拔出来的创作组“玩笑”开得实在是太大了点,于是便要求环球时报“侧面澄清一下”。

于是,赶在阅兵式开排之前,环球时报抢时间刊登单仁平的文章“《开罗宣言》海报带来的印象令人担心”,把中宣部和总政治部在这记惊天丑闻的后台导演责任摘得干干净净,只承认是“片方”的所作所为有“不合适”之处。

文中说: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开罗宣言》定于9月3日、即反法西斯胜利纪念日的当天公映,但该片的一组全新海报引发争议。这组海报共有4幅,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毛泽东的形象分别很突出地印在上面,而参加开罗会议的蒋介石却未出现。一些网友质疑这样的海报暗示毛泽东参加了开罗会议,而蒋介石没有去。尽管片方表示还有其他突出蒋介石和宋氏三姐妹的海报,但舆论的不满声仍不绝于耳。

我们相信片方不可能糊涂到公然违背历史事实,搞出“存毛去蒋”的事情。看过该片的片花和之前的一幅海报,人们自然可以去掉这个担心。

1943年11月的开罗会议有丘吉尔、罗斯福、蒋介石三位国家领导人出席,那次会议确定了战后处置日本的基本原则,蒋介石关于中国收回台湾的要求得到英美领导人尊重。一些学者认为,开罗会议对中国赢回大国地位有一定意义。

片方表示,蒋介石在开罗会议上获得发言权,中国被承认被认可,是中华民族共同奋斗牺牲的结果,是全民族坚持抗战的结果,而毛泽东率领的中国共产党人也是其中的重要部分。不能不说,如果电影在记述开罗会议的同时,表达这样的认识,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然而即使这样,搞出如此突出毛泽东的电影海报也是不合适的。4张一组的海报把毛泽东同斯大林、丘吉尔、罗斯福并列,对不了解该片来龙去脉的人来说,误读很难免。今天这个时代对这种海报语言未必能够接受,如果片方是想以此弘扬“正能量”的话,它的实际效果恐怕将是相反的。

目前该片还未上映,它的故事全貌尚不得而知。然而片花中,毛泽东的镜头几乎同蒋介石的镜头一样多,而且毛的台词比蒋的还多,让人困惑和担心。如果整个电影对毛泽东形象的突出像片花所展示的那样,那么电影的副作用将可能出现。

单仁平的文章洋洋洒洒说了如上长长的一段,末尾还是不忘强调“中共在中国抗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这是历史的定论”。

什么叫“历史的定论”?具体的人或者共产党语言体系中的“组织”之类可以给历史妄做“定论”,历史本身怎么可以反过来给一个人或者“组织”做“定论”?

自中共决定用阅兵方式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之后,外界就一直在质疑抗战时期只领导了中华民国政府的国民革命军的几十分之一(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和中国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的延安共产党怎么就成了抗战时期的“中流砥柱”?

习近平政权的中央写作班子之一在光明日报发表的文章解释如下:

时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特殊年份,在“8•15”日本无条件投降日即将来临前夕,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回顾和思考进行第二十五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要着力研究和深入阐释。

“着力研究”之后“阐释”如下: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之后,中国共产党率先举起了抗日救国大旗,号召工农红军和被压迫民众发动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中国共产党审时度势,领导建立并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制定了一系列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实现了空前的民族大团结,奠定了抗日战争胜利之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汇成全民族抗战的洪流。

如此之“阐释”,不管马英九信不信,反正是生活在中国共产党治下的大陆老百姓大都信了,甚至连联合国秘书长都“信”了。所以,中共政权真真是戈培尔“理论”的最成功实践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