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来哥和梦鸽都曾寄希望于习近平(高新)

2013-09-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薄熙来(左);梦鸽。(资料图片)
图片:薄熙来(左);梦鸽。(资料图片)

近一个月来,薄熙来为维护自己优秀共产党形象的法庭翻供秀和梦鸽力争把自己儿子的轮奸犯身份改换为嫖客地位的庭外伸冤秀通过电视、网络和平面媒体让中国老百姓过足了戏瘾。中国人观戏大都习惯于无论剧情是多么的冗长和曲折跌宕以及剧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多么的复杂和令人匪夷所思,大戏的结尾总要以“大团圆”的形式体现,如今薄熙来和梦鸽的“真人秀”却是分别以本人的无期徒刑和儿子的十年刑期为“剧终”,薄戏的结尾定格画面是男主角虽仍身着政治局会议的制式夏装但却是双手戴铐并因此而双眼泛泪,梦剧的最后一幕是宣称“文明执法”的法警们对梦/天母子的热情吻别或虎视眈眈或羞于一看......

笔者在本文里把熙来哥和梦鸽归类到一起,首先的原因当然是他们二人之间的“红歌”情缘。

如今一提起梦鸽,中国大陆的“戏迷”们都已经习惯称她为“李天一他妈”或“轮奸犯他娘”。因为李天一这次犯事儿的刑事处理过程正好与薄熙来的被“移交司法”过程在时间上基本重合,于是好热闹的外界媒体立刻总结出了薄熙来与天一他爹李双江的“十大共同之处”,包括都是共产党高干且都有过两段婚姻,前妻和与前妻所生儿子都是被无情抛弃,两人的现妻都是小三上位,两人都是因“红歌”而“红”但也是因“红歌”而被世人唾弃......

数年前,在社会上和民间中已经因为自己的儿子李天一的第一次犯罪而身败名裂的李双江却因为薄熙来在重庆发动和主持了史无前例的“唱红打黑”运动而“柳暗花明”、“东山再起”,重新被中共官方媒体包装打造成“德高望重”的歌唱家将军,对民间所谓“红歌王”的讽刺称为他李双江也欣然接受。有兴趣的本文读者和听众上网查找一下,轻易就可以找到梦鸽和李双江左右簇拥着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而且薄熙来还左手牵着李双江右手登台高歌“红色经典”的彩色照片。当时的中共中央官媒引述薄熙来亲自审定的重庆日报的新闻报道内容说:2010年11月26日晚,总政歌舞团女高音梦鸽携手其丈夫、男高音歌唱家李双江在重庆举办《如梦如歌》“红色经典”歌曲演唱会。演出以梦鸽唱红歌为主,梦鸽与李双江还一同唱了红歌。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同志陪同毛泽东(与江青所生)的女儿李讷夫妇观看了当晚的演出。演出结束后,薄熙来说,重庆正在开展唱红歌活动,毛泽东(和江青同志)的女儿李讷能够出席让重庆感到格外亲切。

事后有曾经亲临此“唱红”现场的重庆市委官员透露说,薄熙来与李双江夫妇在舞台上“亲切交谈”时李双江动情地表示:老百姓都喜欢称我为“红歌王”,我很喜欢这个称呼,因为名符其实,我唱了一辈子红色革命歌曲,今后不但永远是中国人民永不退色的“红歌王”,也永远是熙来书记的“红歌手”。

这位重庆市委官员评论说,在此之前,我们重庆市委的人私下都在议论薄书记十八大上会进入政治局常委,然后就象李长春一样分管宣传和意识形态口,但当场听了李双江那番表态之后,开始对外界传闻的薄熙来欲取代(当时的)党内王储习近平的说法感觉真有那么回事了。因为从总政系统下来的李双江耳目通天,他对薄熙来说的那番话象是在对党的最高领袖表忠心。

说到薄熙来与习近平,笔者一直坚持强调至少是在王立军出走导致薄夫人恶性杀人案东窗事发且再无法掩盖之时,薄熙来与习近平之间的关系仍然还是“革命战友”而不是权争对手,是基于有白纸黑字的中共自己的公开报道为依据。梦鸽携夫到重庆为薄熙来钻台之过十天,薄熙来即陪同习近平在重庆观看了“唱读讲传”汇报演出。当时的中共官媒将重庆日报的报道内容冠以《习近平肯定“唱红打黑”》的醒目标题,具体引述报道内容说:在习近平观看的一个半小时里,重庆学校、社区、机关的干部群众唱红歌、诵经典、讲故事,精彩纷呈。习近平等还走上舞台,与大家合唱《歌唱祖国》。在市规划展览馆,习近平参观了“唱读讲传”活动成果展,他语气坚定地说:“‘唱读讲传’活动,是对广大党员干部进行理想信念教育的良好载体,也是生动的群众工作。重庆‘唱读讲传’深入人心,值得称赞。今后要进一步挖掘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内涵,丰富活动内容,创新活动形式,增强活动的吸引力和感染力。”

笔者在此特别提醒读者和听众们注意习近平高度评价薄熙来发动“唱红”的这段话中的“深得人心,值得称赞”八个字。

当时的习近平由薄熙来全程陪同滞留重庆三天时间,最后一天是听取重庆市委、市政府的工作汇报,习近平对到场的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处以上干部们表态说:重庆近年来以"唱读讲传"活动为载体,弘扬主旋律,干部群众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新变化;开展"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打掉了一批黑恶势力团伙,增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很多经验具有示范意义。这些成绩是......以熙来同志为班长的一班人,带领全市干部群众开拓进取、艰苦奋斗的结果。

习近平的这番表态再加上新华网上以《习近平肯定“唱红打黑”》的标题显示,并迅速获得大陆各大网络媒体转载,当时曾被外界媒体认定为“从而成为中共宣传体系力推‘重庆模式’的最新体现”。

薄熙来倒台之后,外界媒体一度推测其领导下的重庆市委和市府的干部,特别是主要负责干部都会因此而受到严重政治牵连,轻则外调,重则丢官,但日后的事实却是曾公开阿谀薄熙来,称自己和薄书记之间是“鱼和水的关系”的黄其帆不但没有丢官,而且还在十八大上荣升中央委员,薄熙来时代被香港和美国的媚共亲薄媒体冠之为“重庆市委美女副书记”的张轩不但在十八大上被安排继任中央候补委员,而且还在十八大之后被晋级为正省部级待遇的重庆市人大主任,曾经是被薄熙来从国务院商务部推荐至重庆出任纪检委书记的徐敬业不但也能够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唯薄熙来马首是瞻之后继续保留官位,且在薄熙来被宣布由中纪委转交司法机关处理的同时又被宣布晋升至正省部级的重庆市政协主席。基本上,所有薄熙来在位重庆时对他忠习耿耿但又在薄谷开来杀人案上未获牵连者,没有一个因为薄熙来的倒台而政治上走了背字儿。原因为何?与笔者过去文章中所分析过的定罪薄熙来绝不能牵扯他在重庆的“打黑唱红”之恶行源出同理,无论是否定薄熙来在重庆的政治路线还是组织路线,都等于是否定了习近平。这就是为什么薄熙来在王立军出走导致夫人杀人案败露之后居然还敢在全国人大会议上公开向时任总书记胡锦涛板,徐明等人在王立军出走一度闻风出逃而后又因为相信薄熙来会被“平安降落”的“来自薄家的可靠信息”而主动回到内地没想到却是“自投罗网”的最主要原因,无论是当时的薄熙来家人还是徐明等政经马仔,一时间都曾坚信薄熙来安慰他们的话“天塌下来常委里的近平和永康书记顶着呢”,均没有预料到孟建柱在此关键时刻向全国全党政法干部及时发出训令“坚决服从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指挥”,更没有预料到习近平居然只对前往府上说情的薄熙成说了一句“事已到此,我就爱莫能助了”,从此便在薄熙来问题上顺从了胡锦涛。

与薄熙来一度寄希望于习近平一样,李天一轮奸罪案发后,轮奸犯他娘和他爹也曾寄希望于习近平。早在二零零七年秋中共十七大上确立了彭丽媛的“备位国母”之地位之后,梦鸽就在自己赖以衣食的军、地演艺界里逢人便说“丽媛和我都习惯把天一他爸爸叫李老师”。但李天一这次犯案之后,梦鸽不但几次求见彭丽媛未果,据说还被总政领导人当面警告不许再把彭丽媛和名字和他们夫妇“硬扯”在一起。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