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薄熙来戴了“绿帽子”?(高新)

2013-10-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2013年8月22日,济南中级法院审理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庭审现场。(济南中院微博)
图片:2013年8月22日,济南中级法院审理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庭审现场。(济南中院微博)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一篇文章里说道,“红歌王”的老婆“中国梦歌”替轮奸犯儿子奔走呼号、游说诉冤,不择手段地努力为曾被薄熙来夸赞为“红歌自有后来人”的“未成年人”李天一争取到一个嫖客身份的表演之所以能够收到其预期的效果(从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被收视、收听、收看率的角度),概因为有一个性看点------从李天一他爹当年因“作风问题”(“毛时代的党语,意即“乱性”)遭受“二劳改”到梦鸽的奉子逼婚实现了“小三上位”......,从李天一中学时即强奸老师到劳教出狱后又聚众轮奸......,撩拨得中国老百姓一谈到李天一和“中国梦歌”,就个个和被注射了鸡血一样兴奋难抑。

中国古代圣贤早已有话,“食色,性也”,无论是中国共产党的广大党员干部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民间百姓在经历了毛时代的“前三十年”的不堪回首终于被党和人民政府恩准了追求并实现温饱之自由之后,“性”趣大发既是党性使然,更是人性的必然。这一点梦鸽懂,薄熙来更懂。

薄熙来不是东北人,但因为他在东北辽宁工作和生活了长达二十年的时间,肯定是和比他在辽宁工作的时间还长两年的公安部一级英模王立军一样,都知道中国大陆的书面语言中的“乱搞男女关系”或者中共纪检系统的官式语言中的“不正当男女关系”被用东北土话形容就是“搞破鞋”。在一个多月前的薄熙来济南庭审秀过程中,薄熙来先是出人意外地主动承认因为他本人“搞破鞋”导致夫人谷开来一度挟瓜远走英伦。此言一出,立刻收到象他在重庆发动“打黑”和“唱红”一样的震聋发馈且声名播的预期效果,象中共官方的人民网、新华网等都再也耐不得寂寞,纷纷用两年前高调宣传习近平考察重庆力挺“唱红打黑”一样的热切程度鼓励网友在网评中大发“意外之慨”。

人民网上的一篇网评中说:一直在法庭上表现“强硬”的薄熙来,能“主动”承认自己“有过外遇”,也是让人感到很意外的。薄熙来很很狡猾,对所有可以被定罪的内容他统统翻供和一概否认,就是想把自己“打扮”成清官形象。与此同时他也知道,要说自己一点瑕疵都没有,鬼都不信。自己是个花花公子,这是公开的秘密,何况中纪委已经认定。好在自己“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没列入这次受审范围。说与不说一个样,说了也无妨。

一位国内新闻界的朋友告诉笔者,在内部传达关于薄熙来问题的中央文件时,有关方面特别解释了薄熙来在被中纪委调查过程中发现的“与多人发生不当性关系”的问题只是“情节恶劣”,但还只是“性混乱”不是“性犯罪”。可事实上谁都明白无论他薄熙来曾经是多么的“风流倜傥”,也只不过是与“表哥”杨达才以及薄熙来在重庆的忠实部下雷正富之流相比较而言,他薄熙来在已经年龄一大把的时候仍然不断会有青年女艺人、妙龄警花、未婚女主播为他满足“领导同志的(性)要求”,一半是迫于其“领导同志”的淫威,一半是基于以色相换利益。如此说来,从“性交易”的角度分析,那些与薄熙来担任党和国家各级领导职务期间与其“发生或保持不当性关系”的“多名女性”与另外一位中共太子党成员(“党的老干部子弟”)薛蛮子花钱买到的“多名失足妇女”相比,薄熙来当庭主动承认的“外遇”也就是“搞破鞋”行为与薛蛮子的“嫖娼”行为相比,并无本质不同。

薛蛮子不幸被抓之后,与他“发生或保持不发性关系”的“失足女妇”之一对警察流露出了对薛蛮子曾经拖欠嫖资的不满,奉命对此案表现高度兴(性)趣的央视及人民日报等一向以“严肃、正经”为导向的中央级党媒都纷纷给以追踪报道,有好事者发现央视报道“薛蛮子嫖娼并聚众淫乱”的一则“新闻”就居然长达数分钟,是央视报道薄熙来被起诉新闻所使用时间的二十多倍,是国母彭丽媛随夫出访新闻所使用时间的十多倍,而亲自上阵播报“薛闻”的两名央视播报员都是央视的政治新闻主播,平时都是专门负责播报“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之活动的重要新闻的。

央视之流之所以对一桩名人嫖娼案表现出如此深厚的兴趣,相信除了奉命官方之命欲借此事令中国老百姓和广大网民们从此相信“大V”们都是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的男盗女娼之外,也还有满足广大电视观众对性话题的兴趣从而大幅提高收视率的自身利益之考量,在不准报道,更严禁炒作“负面”新闻的前提下又想提高收视率,央视也只能走追随和迎合观众之“性趣”的“下三路”了,所以才把“薛闻”进行了精心制作,连身着囚服的薛老如数家珍地把他如何在国外对嫖娼事务产生深厚性趣从而乐此不疲,以及在北京有多少次是同时与两名或多名小姐“发生关系”的侃侃而谈的实况录相都编播其中。

入狱之前,自美国举家返京定居的薛蛮子在普通中国老百姓中间是因为其“大V”的网络地位而红,走红之后又成了央视“佳宾”。但他被央视“佳宾”时的被收视率还不如他这次被央视恶心的收视率的零头,其原因就是“这次第,怎一个“性”字了得”。

同样都是太子党出身,同样都是红色革命后代,薛蛮子因钱色交易而被治罪,薄熙来的权色交易却只被党和人民政府定义违纪而不是违法,对此,薛蛮子本人到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想当初他薛蛮子在与薄熙来、习近平、刘源等“红色后代”齐聚一堂,共议远大理想时,个个都流露了对出国放洋的无限向往,尤其是当时正在苦攻和恶补英文的薄熙来,更是毫不掩饰自己已经做足了赴美留学的准备,但接下来发生的故事是,当时的英文已经比当时的薛蛮子好很多的薄熙来没有走,当时夫人先行去了英国的习近平也没有走,当时本来要和自己的妹妹一起走的刘源因为突然对“参选人民代表”产生了深厚兴趣而临时改变了主意,只有自己的父亲的官位比前述几位的父亲要低一格至两格的薛蛮子可能是考虑到留在国内日后靠老子吃政治饭的话,肯定拼不过前述几人,出国发财才是迅速成为人上人的捷径......

回过头来再说薄熙来,与薛蛮子的在人前表演的才能不分伯仲的他在法庭上主动以在干部大会上做工作报告的口气讲述自己曾经的“搞破鞋”行为时,就象薛蛮子在预审室里一说起自己的丰富“性史”就收不住嘴一样,满脸都是兴奋的表情。
主动承认自己“搞破鞋”的表演收到到令“收视率”大幅度提高的效果之后薄熙来又再接再厉,正象李庄律师事后文章中的描述:正当审判的关键时刻,突然将一顶“绿帽子”扣在自己头上,霎时间,所有的观众和媒体,甚至全中国、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他头顶的“绿帽子”上了......

事后,外界普通认为薄熙来如此“不顾(男人)颜面”的表演完全是基于为自己脱罪的考量,或是所谓的“羞愤难当,不吐不快”,恰恰相反,相比于那些在性问题上“只能自己滥交,不许内人纵欲”的党内土官,被其前妻美誉为理想的共产主义者的薄熙来内心深处早已“超凡脱俗”,笔者过去的文章中已经说过,王立军被薄熙来从中组部和公安部要到重庆的目的就是要他一人同时扮演自己的打手和夫人的面首的双重角色。李庄律师说薄熙来把一顶“绿帽子”扣到自己头上是调侃,但确实也是事实。与其说是王立军给薄熙来戴了“绿帽子”,不如说是薄熙来自己给自己戴了”绿帽子“或者说薄熙来命令自己的下级王立军给自己戴上一顶“绿帽子”更为贴切。用王立军的话说:“他是政治局委员,是中央领导人,不服从他,我敢吗?”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