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帮”与“西山会”如此狼狈为奸(高新)

2015-10-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令计划(资料图片/Public Domain)
图片:令计划(资料图片/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江苏帮”如何入了“西山会”》的后半部分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过内地的记者朋友曾透露,说令计划儿子是“冤死的”,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他当时确实是在“帮忙”接女大学生去“会所”“供领导尝鲜”,只是这个会所不是郭文贵的,而是赵晋的,而当时指使令计划儿子令谷“帮忙接人”的正是令谷的亲舅舅谷源旭。

而谷源旭之所以会选取赵晋在北京的会所“招待领导同志”,自然是因为赵晋他爹赵少麟曾经的顶头上司,当时已经官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的李源潮居中牵线。

不久前中共官媒《中国新闻周刊》发表了一篇本刊记者周群锋的文章:“‘贪二代’赵晋的腐败朋友圈”。文章中说:在最近落马的这些贪腐父子搭档中,非常有代表性的就是赵少麟、赵晋父子。

2015年8月14日,因严重违纪违法,赵少麟被开除党籍。中纪委通报称,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职权影响,伙同其子赵晋行贿。

赵少麟是山西平原县人,所以给自己独生儿子取名“晋”字。据说赵少麟被李源潮初次引荐至令计划处时,也带上了自己的儿子,令计划夸他“赵晋的名字取的好”。

《“贪二代”赵晋的腐败朋友圈》一文中详细介绍过:当年21岁的赵晋在南京创建了世昌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南京完成原始的资本积累后,从2003年开始,赵晋将生意触角延伸到天津、山东、河北等地。

2006年11月,年满60周岁的赵少麟正式退休。之后他进入北京,任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第一副理事长。退休后的赵少麟,更加名正言顺地助力儿子的“商业帝国梦”。

据知情人士透露,赵少麟在赵晋公司担任顾问。“他时常出现在赵晋公司,出席一些重要会议。如果财务支出超过50万,就必须经老爷子签字。”

近年来,因赵晋多个房地产项目存在违规增加楼层、肆意扩大容积率等问题,争议是非不断,赵晋疲于应对,年迈的赵少麟为儿子的事业也是“操碎了心”。

2014年年初,68岁的赵少麟去赵晋在山东济南的公司——诚基地产视察。一位该公司的前员工回忆说,“老爷子往那里一坐,官派十足。”赵少麟对该公司的员工说,你们应该着眼于未来,抓大的环节。

2014年6月,赵晋在北京住处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儿子出事后,赵少麟曾亲自到天津收拾残局,实行裁员计划,留下骨干,希望东山再起,还亲自任命了南京、天津、济南三地的临时负责人。

孰料,当年10月11日,已经退居二线8年的赵少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据知情人透露,赵少麟也是从北京住处被有关部门带走的,同时被带走的还有他的妻子罗小秋。罗小秋曾在南京大桥机器厂任职,后来随着赵少麟一路升迁调到省城工作。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这种子女跟父母形成腐败同盟的现象,在学界被称作“衙内腐败”。其中,有些是打着父母的旗号谋取私利;有些是在父母的纵容下实施腐败行为;还有的充当了父母的腐败掮客,父母不好收的钱,由他们来收。

笔者的上篇文章上网并播出之后,中共对外宣布对周永康的两名马仔蒋洁敏和李春成的“司法处理”结果。《中国新闻周刊》的文章中还介绍说:除了与父辈之间形成贪腐同盟外,“贪二代”之间的联盟也非常普遍。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之子周滨、四川省文联原主席郭永祥之子郭连星和国务院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之子蒋峰,曾经组成贪二代“三公子”,依靠各自父辈的资源结成利益联盟,将父辈的权力在生意场上变现。而赵晋、周靖、胡雄杰组成的新版“三公子”,同样引人关注。其中,周靖是河北省原省委书记周本顺之子,胡雄杰是湖南省一位已退休的前政协高官之子。

有知情者称,周本顺夫妇对周靖疏于管教,其妻更是十分溺爱儿子,周靖从小“说话就很冲”。上世纪90年代,周本顺主政邵阳时,结识了湖南省一位重要领导胡某,当时胡某已是省委常委。

两人的任职经历显示,胡某曾在周本顺的老家怀化任职,而当时周主政的邵阳又是胡的老家,时任湖南省委要职的胡某,因此成为周本顺仕途上的贵人。

1999年,因父亲与胡某的这层关系,19岁的周靖,迅速和胡某的儿子胡雄杰成为好友。

胡雄杰比周靖年长10岁,在2001年后就开始涉足房地产生意。后来,胡雄杰的旗下公司有二十多家,涵盖了地产、投资、汽车、医院、物流、燃气管道输配等多个领域。

出席一些大的活动时,胡雄杰喜欢将年轻的周靖带去“开拓眼界”,“锻炼一下”。在商贾云集的大场合,一开始,周靖言语不多,胡雄杰向商界大佬们介绍时,总是叫他“小周”。有知情人士透露,胡雄杰对周靖如此照顾,除了因为同为湖南老乡之外,也有对周靖之父周本顺仕途看好的考量。

在胡雄杰的培养下,周靖开始在经商方面“上了道”。此后,二人借助于父辈的力量,拿下了长沙市一项政府工程、一处旧房改造项目。2003年,在寸土寸金的湘江江畔,胡雄杰和周靖帮一家房企拿下一块商住两用地。在庆功酒会上,胡、周二人当众发出豪言,称“在长沙这块地盘,没有我哥俩办不成的事儿”。

2007年,赵晋加入了这个圈子。

2007年下半年,在长沙有名的湘菜馆玉楼东,周靖、胡雄杰、赵晋出席同一个饭局。三人之前就不陌生,但这个饭局后,三人的关系迅速拉近。

与赵晋结识后,周靖开始涉足汽车销售行业,商业版图也不再局限于湖南省。
周本顺之妻段雁秋对赵晋颇为欣赏。在一次高规格宴席上,段曾经自豪地说:“我生了一个男娃,但现在却有两个儿子。”段所称的两个儿子,除了亲儿子周靖,另一个就是“干儿子”赵晋。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赵晋被带走后,周靖曾四处为赵晋案活动,甚至频频求助于周本顺。而当时由于周永康的“秘书帮”陆续落马,担任过中央政法委秘书长的周本顺已预感大事不妙,所以处事极为谨慎。面对儿子的央求,他劝诫周靖低调行事,好自为之,尽快与赵晋案划清界限,免得惹火烧身。在得知周靖仍在为赵晋案活动时,“周本顺有些不高兴,但也没有制止。”

2015年7月24日,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当天,57岁的周妻段雁秋也被中央纪委专案组带走调查,她的身份是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总部董事、总经理。同日,在湖南长沙,周靖与胡雄杰也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
目前,周靖、赵晋、胡雄杰均已被查,三人之间是否存在更深层次的利益勾连,尚待相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

在赵晋的圈子中,有一份长长的名单:他的父亲赵少麟,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原市委书记王敏,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原市委书记杨卫泽,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阵容之豪华令人咋舌。

多位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赵晋作为这个圈子的核心人物,其拉拢“贪一代”和“贪二代”下水的手段令人惊叹。其中的一个手段就是以色诱之。
知情者透露,赵晋的生意涉及情色业。“他在北京设立会所,罗织一帮外籍女技师,招待各路高官显贵,为他们提供性服务。一方面是‘加深与高官的感情’,同时也偷偷录像,以此要挟各路高官,进而将其操控于手掌之中。”

内地的记者朋友透露说:赵晋他爹虽然在江苏為官多年,但“乡音未改”,令计划儿子令谷第一次被赵晋安排到自己会所“睡洋妞”时,赵少麟也亲自陪同。令谷对赵晋说:“你比我爸的口音还重”。

令谷与赵晋结為拜把兄弟之后,令谷就把赵晋北京会所的“特殊功能”向自己舅舅谷源旭介绍了。经过谷源旭的详细考察并亲自“体验”之后,认為在那里“招待领导同志”再好不过。

赵晋是周本顺夫妇的干儿子,令计划儿子的拜把兄弟......,以李源潮为代表的“江苏帮”,以周永康为首领的“政法帮”和以令计划为核心的“西山会”就这样被串到一起了。后续的内容,下篇文章会继续道来。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