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薄熙来老婆没投毒杀人,如果令计划儿子没车祸身亡?(高新)

2015-10-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令计划(资料图片/Public Domain)
图片:令计划(资料图片/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江苏帮”与“西山会”如此狼狈为奸》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关于“贪二代”赵晋的专题报道中揭露:在赵晋的圈子中,有一份长长的名单:他的父亲赵少麟,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原市委书记王敏,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原市委书记杨卫泽,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阵容之豪华令人咋舌。

赵晋作为这个圈子的核心人物,其拉拢“贪一代”和“贪二代”下水的手段令人惊叹。其中的一个手段就是以色诱之。“他在北京设立会所,罗织一帮外籍女技师,招待各路高官显贵,为他们提供性服务。一方面是‘加深与高官的感情’,同时也偷偷录像,以此要挟各路高官,进而将其操控于手掌之中。”

令计划的儿子令谷通过李源潮的“中介”与趙晉結為拜把兄弟之后,令谷在赵晋的会所里“莺歌艳舞”不忘把自己的亲舅舅谷源旭接过去“共享人间美色”。谷源旭只去了一次就认定“这才是招待領導同志的最好地方”。

这几天,随着蒋洁敏的“被司法处理”总算给出了一个结果,外界又把蒋氏与令谷车祸案撇不清的干系重新炒热。

据中共官媒的统一报道:12日,湖北汉江中院宣判蒋洁敏“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案”,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6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万元。

蒋洁敏被对外公开的全部罪行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项目建设、职务调整、职级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者通过其妻索取或非法收受14个单位和个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03.9073万元。截至2013年8月31日,蒋洁敏的个人和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出其个人和家庭合法收入,对于差额部分中的1,482.6174万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受周永康之托,利用职权为他人在获得油气田区块合作开采权、燃气轮机发电机组项目招标、天然气供应指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其行为“严重扰乱了国家油气资源管理秩序,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官方新闻稿中只字未提蒋洁敏为令计划提供所谓“封口费”的事,但即使在中国大陆,这也早就不是秘密。

中国内地的媒体曾刊载一篇题为《令计划儿子法拉利车祸内幕,蒋洁敏千万埋单》的“内幕报道”,说的是:2012年3月18日,在北京北四环路上一辆超速的黑色法拉利发生严重车祸,一名20多岁的男子当场死亡,另外两名女子重伤。随后,媒体都曝光当事人为令计划之子令谷。

后来,上述媒体又在法拉利撞车事件后,爆出令计划为了不影响仕途,找人出资几千万给两名女子家庭。据消息人士透露,当时出资几千万替令计划埋单的,不是别人,正是时任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而蒋也因此遭调查。
有消息人士向《南华早报》爆料称,蒋洁敏被查,主要是因为有一大笔金钱,数以千万元计的金钱,从中石油集团汇进同在车祸中受伤的两名女子的家属银行户口。

既然中共新闻审查机构都能够允许境内媒体公开报道蒋洁敏与令计划儿子车祸案的牵连,此说法就肯定不是空穴来风了。

2012年12月初,也就是习近平正式登基一个多月之后,纽约时报中文网就刊登文章《一场改变中国政治格局的车祸》,文中说:北京——“谢谢,安好,勿念,”在一个中国社交网站上,一则帖子这样写道。这一简短讯息发自今年6月,看上去是来自23岁的令谷,而其父是中国国家主席的助手,大权在握。此前有传言说令谷因整夜狂欢之后的一场法拉利车祸身亡,这个贴子起到了平息传言的作用。

后来的消息显示,这条讯息并不属实,是其他人用令谷的化名发布的——在令谷死亡将近三个月之后。这一作假行为是压制法拉利车祸消息的众多复杂手段之一。这起车祸造成令谷身亡,并使车上的两名年轻女乘客严重受伤,其中之一随后死亡。事件的大体轮廓在数月前浮出水面,但如今更加明确的是,车祸和拙劣的掩盖行为造成了更重大的后果,改变了中国共产党上月进行的十年一次的领导层换届的进程。

文中说:今年入夏的时候,即将离任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显得相当强势。此前,其政治竞争对手网络当中的明日之星薄熙来狼狈下台,起因是他的妻子被指控谋杀一名英国商人。然而,胡锦涛自己也在厄运之中受损,党内的老领导——以其前任江泽民为首——因令计划之事向他发起质问。据称,令计划一手策划了掩盖其子死亡真相的行动,他是胡锦涛关系最紧密的亲信,也是胡锦涛的政治掮客。
很多党内知情人士为还原此事真相提供了信息。由于担心受到当局的报复,他们都要求在匿名的条件下发表言论。他们说,官方调查了车祸的后续情况,包括关于一家国有石油公司向两名涉事女子的家庭支付封口费的传言。

党内知情人士表示,在一般情况下,惯常的做法是压制此类新闻、维护党的形象。但他们说,令计划走得更远,甚至谋划向领导层隐瞒自己儿子死亡一事。

《北京晚报》发表了一篇报道和一张照片,但这个话题立刻就从网上删除。据一家大型外国跨国公司的高管透露,后来,车里两名女子的家人收到了中国最大的国有石油公司给予的补偿。他表示,给钱是“为了确保他们封口”。他所说的公司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该公司的一名公关主管拒绝回答有关此事的问题。
今年7月,领导层开始讨论处理薄熙来的方式以及领导层换届的安排,事情到了紧要关头。“就在他们讨论各种安排的时候,老同志们提出了这个问题,”来自一家中央政府媒体机构的一名官员说。“他们说领导人必须遵守党的纪律,所以这个人不具备进入政治局的资格。”

有几个人表示, 在与胡锦涛的一次交流中,江泽民也质疑令计划是否有“人性”,因为有人称令计划保持着繁忙的工作日程,没有恰当地哀悼儿子的死亡。

胡锦涛被迫牺牲自己的盟友,部分是因为共产党当时正在追究薄熙来的违纪问题。“胡锦涛不想被人握住把柄,”一位前领导人的亲属说。

事后看来,如果薄熙来的老婆没有投毒杀人,如果令计划的儿子没有车祸身亡,中国政局绝不会是如今这个样子。

现而今,令计划抓了,周永康判了,薄熙来上诉失败了......,习近平的权力和地位再也没人敢挑战了。但围绕周永康和令计划政治上“结盟”的内幕仍然还有太多太多的疑问。

关于周永康与令计划之间的围绕令谷车祸案的“交易内幕”,外界媒体的描述大体如下:法拉利车祸后,令计划出动了中央警卫局封锁消息。就处理车祸问题,时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令计划见面。当时周永康表示,全面封锁车祸消息,愿意支持令计划进入常委。作为回报,周永康对令计划提出的四点要求为:确保中央不再追究他,停止中纪委已经开始的调查,确保与薄熙来和谷开来的谋杀案完全“切割”;只对薄熙来的一些腐败行为进行指控;同时,以海伍德是英国人而英国没有死刑为由,免除谷开来的死刑;对王立军则仅指控其“叛国罪”,以确保不会牵出周永康的腐败。

同时周永康和令计划决定成立一个来自周、令阵营的两人小组,每个人和周永康控制的北京公安协作消除“传闻”。这个小组的两个人分别是时任政法委的秘书长、调任河北省委书记之后仍然未能逃脱被整肃命运的周本顺和令计划妻子谷丽萍的弟弟谷源旭。

在处理车祸赔偿金上,两人同意,作为封口费给两个女孩的家庭时,赔偿金的总额最高在3,000万到4,000万。一半由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出,一半由谷源旭出。

另外,中国大陆《财新网》在其名为《令氏兄弟》的报导中说,2012年3月18日的车祸后,“为掩盖儿子死因,令计划与当时的政法系统负责人达成了某种政治约定。”但这个约定随即败露,令计划的政治道路由此逆转。

如上“内幕”中经不起推敲的地方很多,这里仅择一处作点具体分析:

中共政权对令计划双开的公告中说他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赂......既然如此,区区几千万人民币对他令计划为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犯得着要周永康帮他出吗?在他令计划正是有求于周永康帮他为自己儿子车祸死亡一事“善后、保密”的前提下,岂有在关键时刻请人帮忙还要向人家讨钱的道理?后续的分析,将是本专栏下篇文章的内容。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