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计划的儿子原来是为周永康而死!(高新)

2015-10-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关于令计划儿子令谷给他亲爹“添堵”的那次“京城法拉利车祸”的外传版本之一是“令计划儿子竟是被冤死?车中美女为供领导尝鲜”。(合成图片)
关于令计划儿子令谷给他亲爹“添堵”的那次“京城法拉利车祸”的外传版本之一是“令计划儿子竟是被冤死?车中美女为供领导尝鲜”。(合成图片)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一篇文章《都是“会所”惹的祸》的最后一段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提示了按照内地记者朋友提供的信息,当年周永康与令计划结盟确实是周本顺居中牵线,但不是在法拉利车祸之后而是之前。

外界媒体所报道过的周永康在令计划儿子车祸之后要借此与令计划合作,“商量一起做大事情”的说法,也是只说对了一半,那就是周永康与令计划在那段时间里确实要密谋“一起做大事情”,但正是“密谋做大事情”的过程导致了“法拉利车祸”的发生。所以,无论是令计划还是周永康,无论是周本顺还是谷源旭,都是导致令计划儿子令谷不幸死于车祸的直接责任人。

数天前,中共政权刚刚对外公布了周本顺的主要罪状,其中一段是说他“超标准公务接待、公款吃喝,频繁出入私人会所,生活奢侈、挥霍浪费”,而令计划和周永康当年“结盟”的初次会面地点就是周本顺老婆的干儿子赵晋在北京的会所。

关于赵晋其人,笔者也已经在不久前的文章《“江苏帮”与“西山会”如此狼狈为奸》中介绍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其专题报道中将他视为中共政权的“贪二代”圈子的核心人物,其拉拢“贪一代”和“贪二代”下水的手段令人惊叹。其中的一个手段就是以色诱之。“他在北京设立会所,罗织一帮外籍女技师,招待各路高官显贵,为他们提供性服务。一方面是‘加深与高官的感情’,同时也偷偷录像,以此要挟各路高官,进而将其操控于手掌之中。”

今年三月,中纪委网站曾刊发专文《千万不能跟党装两面人 耍两面派——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案件警示录》。文中揭露2005年,王敏结识济南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赵某,从此拉开了相互利用、权钱交易的“二人转”序幕。这个“赵某”就是当时从江苏转战济南的赵晋。

赵晋靠着王敏在济南和山东其他地方仅靠倒卖地皮就赚了数亿人民币,他把这笔钱的大部分都用在了北京会所的建造和经营。

中纪委的专文中披露说:王敏需要的是房地产大亨的金钱,而赵某看中的则是王敏手中的权力。贪欲的闸门一旦打开,就如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近十年来,在王敏的力挺下,赵某的生意顺风顺水,财源广进。基于为赵某提供了诸多便利,王敏向其索贿的底气十足,俨然把赵某当成了自家的“钱袋子”和“提款机”。赵某则对王敏“知恩图报”,先后向其行贿现金、房产、名人字画等钱物累计达人民币1800余万元。

在十八大上当选了中央候补委员之后,王敏仍然借到北京参加中央全会、“两会”等机会,多次联系赵晋,明示暗示让其送钱。

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权相交,权尽则弃。赵晋被捕后,王敏害怕与其经济交往被牵出,惶惶不可终日,极度煎熬,几乎崩溃。他在《忏悔书》中说:“夜夜难以入睡,几乎天天半夜惊出一身冷汗,醒来就再也睡不着,总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上班时怕回不了家;上级领导约去谈工作,也怕是借题下菜。”

即便如此,王敏仍心存侥幸,总觉得赵晋不会将他供出来,直至被带走接受组织调查那一天,还对其抱有幻想。

在不少济南干部看来,对“王敏落马”感到意外。他们认为,“王书记”慷慨陈词,紧扣“纪律和规矩”,“上连天线、下接地气”,这是他的一贯风格,没有“不对劲的地方”。就在王敏落马当天,他在全市领导干部大会上作廉政警示教育报告的新闻,仍然充斥当地媒体的头版,甚至头条。这些报道无一例外地告诉读者,这是一个黑色幽默。

中纪委的专文中特别披露说:就在十八大以来严惩腐败的高压态势下,依然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中央八项规定出台,特别是中央整治“会所中的歪风”通知下发后,王敏仍然置若罔闻,于2014年6月,借在中央党校学习之机,潜入赵晋在北京的会所吃喝玩乐。

北京的记者朋友透露说,当时赵晋在会所安排外籍“女技师”服务王敏的同时,也还安排了其他好几个省份到中央党校的当期学习班“充电”的副省部级干部,其中来自江苏的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江苏省委常委兼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在会所里与王敏不期而遇。

从江苏起家的赵晋与杨卫泽的结识当然是在王敏之前。杨卫泽被抓之后,江苏省的公开媒体揭露他当年在无锡支持开发商圈地拆迁遇阻时曾下令警察局长派狙击手就位。杨第一次命令时,无锡市公安局长没有执行命令。杨第二次以江苏省委常委、无锡市委书记身份,要求公安局长执行命令。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建议上司接受命令,再以其他方法处理。公安局长采纳了建议,没有出动狙击手,派了一名大队长去谈判,和平解决了问题。“钉子户”被迫与开发商赵晋签定了合同。

有中纪委的办案人员透露说,赵晋去年十月被抓之后立刻供出了为他输送利益最多,他回报的贿赂也是最多的王敏,而杨卫泽并不是因为赵晋的揭发而落马,而是中纪委在查封赵晋的北京会所时同时发现了包括王敏和他杨卫泽等人在内一大票副省部级以上官员的被“服务”录相。赵晋 也还交待说,就是在十八大之后,他的会所也仍然是一遇到北京召开中央全会,或者中央党校某一期省部级领导干部学习班开学之后就会忙翻了天,因为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淫官们个个都是“重口味”,所以他们一被聚集到北京开会或者学习期间,会所里的“外籍女技师”个个都要累得人仰马翻。

笔者在《“江苏帮”与“西山会”如此狼狈为奸》一文中已经介绍过,令计划的儿子令谷通过李源潮的“中介”与赵晉結为拜把兄弟,令谷在赵晋的会所里“莺歌艳舞”时不忘把自己的亲舅舅谷源旭接过去“共享人闻美色”。谷源旭只去了一次就认定“这才是招待領导同志的最好地方”。

在此前后,赵晋的干爹周本顺也被自己的儿子,赵晋“贪二代”圈内的把兄弟之一周靖带到这里。据说周本顺第一次被“外籍女技师”服务之后狠狠地夸赞了赵晋一番,但仍不忘提醒赵晋“千万别让你干妈知道我来过这里”。

此后的周本顺不但定期光顾赵晋的会所,而且还时常与令计划的小舅子谷源旭“交流经验”,给分别服务过他们两人的“外籍女技师”们“打分”。

总之,在“周永康、令计划反党联盟”中,是周本顺和谷源旭在赵晋的会所里“结盟”在先,继而才是令计划听从了谷源旭的建议,请周本顺牵线安排令计划和周永康都到赵晋的会所里“走动走动”。

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被宣布解除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职务,当天令计划就传令小舅子“马上回北京”。见到谷源旭之后,令计划的第一句话就是“有必要和周永康那边再对个话了”。

四天后,也就是3月19日,周永康被周本顺安排进入赵晋会所先行接受“外籍女技师”服务,但被周永康一句“能不能有点新鲜的”回绝了。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就是谷源旭想出了找“姿色过人的少数民族姑娘让领导尝尝鲜”的主意。

因为在此之前令计划已经叮嘱过谷源旭“有些一定要保密保得紧紧的事情轻易不要安排‘下面的人’去做”,所以谷源旭才临时起意,安排正在会所里酗酒K歌的外甥令谷和赵晋各开自己的法拉利跑车去“接女孩子”。一方面是考虑到接“女孩子”给周常委服务的事情当然不敢随便安排个司机、警卫什么的参与其中,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令谷和赵晋都是风流倜傥的年轻小伙,再开上全新的法拉利跑车,“女孩子们自然会高高兴兴地被接过来”......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就是正在中南海准备处理完当天公文就到会所“对话”周永康的令计划接到了谷源旭语无伦次的报丧电话,继而与从会所出发的谷源旭、周本顺几乎是同时抵达了车祸现场.....

这就是周永康为什么在利用其“警察总监”的权力不遗余力地为法拉利车祸事件消音的同时还会主动提出安排“下面的人”为“法拉利车祸事件”支付巨额“封口费”的真正原因:令谷原本就是为满足他周永康的荒淫而死!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