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的两名恶棍周济和闵维方都被令谷牵连(高新)

2015-10-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左图: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右图:北京大学党委书记闵维方。(Public Domain)
左图: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右图:北京大学党委书记闵维方。(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一篇文章中告诉读者和听众:周永康在利用其“警察总监”的权力不遗余力地为法拉利车祸事件消音的同时还向“老年丧子”的令计划主动提出安排“下面的人”为“法拉利车祸事件”支付巨额“封口费”的真正原因就是令谷原本就是为满足他周永康的荒淫而死!

按照维基百科的记录,令谷出生于1988年,谱名桥,化名王子云,是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独生子,名字“谷”取自母亲谷丽萍的谷姓。

此公201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后来成为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的学生。令谷起初保持了低调,仅对几个人透露了自己的背景。同学透露,他穿名牌服装,居住在私人的居所而不是宿舍,上课常常迟到、早退。车祸死亡之前,令谷曾仿照美国耶鲁大学的“骷髅会”,在北京大学建立了一个俱乐部。为了掩人耳目,起名“战略及国际研究委员会”。

曾有外界媒体报道说令计划安排自己的儿子进国际关系学院,是想让儿子成为未来的高级间谍。持此说法的人士显然是把设在北京的国家安全部属下的国际关系学院和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混同一谈了。

今年初中国大陆的著名社会学学者,人大教授周孝正曾揭露令谷进北大就凭“秘书一个电话”。

周孝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全国其他地方已经逐步放开了异地高考,但2012年出台的北京异地高考过渡方案,只字未提本科开放的时间。

周孝正认为,北京上海放开异地高考只是个时间问题。周孝正表示,目前不这么改,只是说不统一出题,但题不一样,那分就不能比。特别是北京还有让出题的老师把这套题出的容易点,因为他们(官员)的孩子基本都在北京。

对记者提出的为什么像北大、清华、人大这样的高校,高干子弟进去那么容易的问题,周孝正表示,这就是特权腐败,秘书打一个电话,说这是谁谁谁的孩子,他就进去了。比如中办主任令计划的孩子令谷不就到北大了吗,他到了北大四年,完了紧接着研究生,就是这么回事。所以说中国是权利本位,有了权什么全有。

有中国大陆网民评论说:像令计划这样一个电话孩子上北大、清华的事情太多了;有几个高干的孩子是考上清华北大的?都是指标到校;各省录取都有特殊名额,专门解决官二代的上学问题。一个电话上北大、清华、哈军工,几十年都如此;有钱人上北大也是公开的秘密。

关于令计划家族与北大的关系,有外界华文媒体声称已经“从多个不同来源,获知北大方正集团、北京大学与令计划家族更深的勾结。”
该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北大方正集团之所以能这么牛,是因爲通过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和儿子令谷,与令计划拉上了关系。
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是北大的校友——早年毕业于北大分校法律系。1988年出生的令谷,在父母的运作下,进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法拉利车祸死亡前,他已经毕业,为北大教育学院研究生。虽然其成绩很不理想,但北大校方仍然安排当上了教育学院团委书记,并已经内定他担任北大团委书记——而这个职务,就是仕途起跳的跳板,现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年就是从北大团委书记的任上,升爲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的。
北大方正集团作爲北大校办企业,得到双重关照:一是因其CEO李友向“西山会”政治投资,得到“西山会”谷丽萍投桃报李,各方面开绿灯;二是北大校长很希望能更上一层楼,到教育部主政,也企图借重李友这条线,打通与令计划集团的直接渠道,对北大方正也是有求必应。
当今中国,一个贪官的后面,必然有一个或多个富商。正像前铁道部长刘铁军有金主丁书苗、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有金主徐明一样,李友就是令计划、谷丽萍的金主;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与儿子薄瓜瓜在法国弄到一栋豪华别墅,无独有偶,李友给谷丽萍、令谷在日本京都,以3.8亿美元买了两套豪宅,目前市场价值超5亿美元。

令计划一家通过北大的“校办企业”捞了多少钱笔者无从断定,而上文说的当时的北大校长希望通过巴结令计划而“更上一层楼,到教育部主政”一事,应该是指当时的北大党委书记,臭名远播的前“中国高教第一恶棍”,中共十六、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闵维方。

当年令计划在得知儿子“就想进北大国关”的想法之后,利用其“大内总管”的权力要求教育部和北京大学给自己儿子开绿灯绝对是事实。

而随着“法拉利车祸”的源由被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书记处(第一)书记习近平了解得一清二楚之后,当年应令计划要求为他的儿子开后门的时任国家教育部长周济和时任北大党委书记闵维方都被在政治上冷落了。先是已经连任十六、十七两届中央候补委员的闵维方被习近平下令从十八届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建议候选人名单”中除名,继而是此前从教育部部长位置上转任中国工程院院长的周济也因为习近平一句“哪来那么多依照惯例”而被从新任政协副主席候选人建议名单中剔除。

周济是2009年10月31日被宣布免除教育部长职务的。而他在这一位置上为令计划儿子安排进北大的故事发生在2007年年中。

周济在担任教育部长期间因为恶名昭彰,倒行逆施,搞得整个教育界怨声载道。他离开教育部的当天,一位网民感慨道:今天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是:教育部长周济终于下台!带着铺天盖地的叫骂“非正常”地被免职。一个不是因为贪污受贿等问题而下台,却被民众拍手叫好的,周济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没成想周济被宣布“下台”的次日,就又被宣布为中国工程院院长接班人了。

当时的一家二级官媒曾发表专题报道说:中国工程院历任的三位院长——朱光亚、宋健、徐匡迪——均为院士,在出任中国工程院院长期间都是当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宋健还当过一届国务委员。曾经担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的周济不仅是院士,又身居部长高位,再升半格,主管自己最为熟悉的领域,似乎顺理成章。政协副主席兼工程院院长;63岁的周济被安排在工程院长的位置上,本身意味着预定了超龄绿卡,副国级席位。

毫无疑问,当时的周济脑袋里也是这么想的。谁知道他虽然在十八大上勉强以低票连任了中央委员,但十八大之后在习近平主持的政治局会议上他却成了第一个被习近平下令从“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候选人建议名单”上“精减”下去的。

据说当时的习近平有意让万钢接替周济的工程院长职务,被提醒万钢不是工程院院士,才打消了这一念头。

还有消息说,当年令计划给周济打电话要他“帮忙打个招呼”后,周济立刻拿着鸡毛当令箭,当天就分别给时任北大校长许智宏和党委书记闵维方打电话督办。多少还有点骨气但也不得耍个滑头的许智宏一面说这事儿不太好办,但也不直接拒绝,而是推脱说既然是中办系统传下来的话,还是应该由学校的党委书记出面商洽。而闵维方那里不但满口应承,而且甚是积极,主动以“中央候补委员,北京大学党委书记”的身份给令计划写了一封信,汇报他已经本人亲自到校招生办公室和国际关系学院落实令计划儿子的入学事宜。

令谷以化名进入北大之后,维闵方在校党委会议上“郑重传达了中央领导令计划同志的指示”,一定要为化名进校的令计划的儿子作好保密工作,校保卫部一定要保证该同学在校期间的人身安全。

会后,据说半数以上的北大校党委常委先后到令谷宿舍里“亲切看望和慰问中央领导同志的孩子”。

令计划被习近平赶在十八大召开前夜逐出中办系统之后,一个令计划手下人员立刻向新任中办主任栗战书表忠心,向栗战书揭发了许多令计划“以权谋私”的劣行,并复述了令计划曾经让他看过的闵维方效忠信的内容。据说栗战书向习近平汇报之后,习近平一句“这种一点骨气都没有的投机分子怎么就当上了北大的党委书记?”闵维方的名字立刻就被从十八大连任中央候补委员的建议名单中消失了。

闵维方是一九五零年生人,既然在十八大上不被安排连任中央候补委员,或者晋级中央委员,按照惯例就应该被安排一届全国政协常委,但就是因为安排令谷进了北大,就又被从政协常委候选人降格为普通政协委员。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