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加乞丐”,中共政权至爱(高新)

2015-11-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AFP PHOTO)
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AFP PHOTO)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既然习近平都已经在北京盛情款待了他的“老朋友,好兄弟”,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强调了“中国人民是重情义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曾经风雨同舟、相互理解和支持的老朋友”,穆加贝岂有在习近平的阅兵倍受西方国家冷淡的当口不亲身前往为习近平鼓掌打气的道理?

但是,穆加贝他老人家偏偏就不给这个面子 。最后由中共外交部赶在阅兵式开始前两天才正式对外宣布的受邀出席北京阅兵式的国家元首中不但没有穆加贝,“政府代表”中居然都不见津巴布韦的名单,足见穆加贝肯定不是因为“健康原因”不能在北京阅兵式的当口进行他的第十四次访华。为此,习近平为此偷偷在心里自己问自己,“穆加贝到底还算不算‘朋友’?”;是因为无论穆加贝去年的北京之行的狮子大张口只被习近平满足了百多之多少,俄罗斯的普京能够赏赐给穆加贝的肯定比习近平给的少了许多许多倍,但是,穆加贝居然只到红场给普京捧场,却公然毁约不到天安门广场给习近平捧场。是可忍孰还不可忍?

本专栏上篇文章里已经介绍过的内地知名网络媒体评论员刘植荣先生曾公开质问中共领导人到底为穆加贝的政权提供了多少援助?

他说:由于中国财政不公开,我们很难从财政部或外交部查到中国对津巴布韦的具体援助数字。但我们可以从媒体报道大概估计出中国援助津巴布韦的规模。

津巴布韦独立前,中国就开始对穆加贝领导的游击队提供援助。穆加贝首次访华是1977年,当时津巴布韦尚未独立,中国向穆加贝领导的游击队提供了经济和军事援助。

1980年4月18日津巴布韦宣布独立后,中国当天立即宣布与津巴布韦建立外交关系。两国建交以来,中国援建了哈拉雷国家体育场,以及众多医院、学校、军事院校、水坝、水井、服装厂等项目。在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的买方信贷支持下,中国首都钢铁公司帮助津钢公司修复4号高炉。中建材公司利用中国进出口银行出口买方信贷和政府贴息优惠贷款在津兴建了水泥厂。

2011年3月,中国与津巴布韦签署双边贷款协议,向津巴布韦提供7亿美元的低息贷款。2011年9月15日,中国商务部网站消息,应津巴布韦政府请求,中国政府决定向津提供一批价值9000万元人民币紧急粮食援助。
综合媒体报道,2000年到2012年间,中国在津巴布韦援助、援建是官方项目多达128个,2013年,中国在津巴布韦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总额逾六亿美元。另外,中国还是津巴布韦的烟草最大购买国。

刘植荣先生他的文章“.津巴布韦是怎么穷下来的”说:津巴布韦独立时其经济水平仅次于南非,被誉为是南部非洲的粮仓。津巴布韦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铂矿储备,2006年还发现了过去一个世纪以来世界发现的最大钻石矿。但所有这些资源换来的外汇,基本上都到了贪官军棍的腰包,老百姓并未因出售资源得到好处。

取得国家政权后,穆加贝很快就走向独裁之路,实行一党制,要求巴布韦非洲人联盟解散加入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但遭到拒绝。1982年,穆加贝以“津巴布韦非洲人联盟控制的地区私藏军火,试图颠覆国家政权”为借口,对反对党及其支持民众进行镇压,屠杀了2万多平民百姓。其实,这些军火是穆加贝打游击时从苏联和中国得到的武器援助。穆加贝1983年解除了津巴布韦非洲人联盟领导人的内阁职务,由此引发全国内战。1987年签订和解协议宣布内战结束,1988年12月22日,津巴布韦非洲人联盟宣布解散并入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穆加贝终于通过谎言和暴力消灭了反对党。

1987年,穆加贝废除总理一职,自任总统,实行总统内阁制,扩大了自己的权力。他在1990、1996、2002、2008年、2013年连续当选总统,还兼任津巴布韦大学的校长,以加强对该大学的意识形态控制。

独裁专制政权都把军队至于国家最高位置,穆加贝给军人的工资待遇明显高于文职公务员。为了稳定军心,穆加贝还答应给退伍军人分土地。土地哪里来?只有“打土豪,分田地”,穆加贝没收白人农场主耕地,不给任何补偿,然后分配给退伍军人和一些黑人穷人。穆加贝家族也趁机夺取了三块优良农场。

穆加贝把主要心思都放在巩固政权上,经济建设一塌糊涂。独立初期,津巴布韦的经济在白人治理的基础上有发展惯性,开始还算能混得过去。进入90年代,津巴布韦经济开始滑坡,从2000年开始,由于进行“打土豪,分田地”式的土地改革,彻底摧毁了农业生产力,大片耕地荒芜,饥荒蔓延。穆加贝当时大造舆论,称饥荒是干旱和外国敌对势力制裁造成的,企图掩盖人祸事实。

2005年,穆加贝为“加强城市管理,美化城市”,又以“拆除非法建筑”为名发起了强拆居民住房运动,很多百姓无家可归。根据联合国的一个报告,穆加贝的强拆运动让70万人失去家园,由此影响到至少240万居民的生活。

加贝可谓声名狼藉,世界多数国家认为他是个独裁者,是暴君,而且他为被推翻的共产党政权领导人提供庇护,使津巴布韦被认为是藏污纳垢的地方。1974年9月12日,埃塞俄比亚末代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被门格斯图等一群军人推翻,门格斯图成立了马列主义埃塞俄比亚工人党(共产党),并于1974年12月宣布埃塞俄比亚为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土地、金融财政机构和工业的全面国有化。

1991年5月,“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军队占领了首都亚的斯亚贝巴,50岁的门格斯图带着50名亲信逃到津巴布韦,受到穆加贝庇护。2008年5月26日,埃塞俄比亚高等法院终审判决门格斯图和他的18名高级官员死刑,但津巴布韦拒不引渡门格斯图等前共产党官员。

穆加贝“为被推翻的共产党政权领导人提供庇护,使津巴布韦被认为是藏污纳垢的地方”。刘植荣先生此言十分到位。

刘植荣先生的文章中还介绍说:2009年,美国《Parade》杂志把穆加贝评为“世界最坏的独裁者”,称他是“恶魔”,是津巴布韦的“毁灭者”。美国早在2001年12月21日就签署了《津巴布韦民主和经济复兴法案》,冻结了穆加贝及其支持者的资产,禁止美国公司和人员与津巴布韦官员有任何转账和商业关系,禁止穆加贝及其支持者入境。一些大学也剥夺了过去授予穆加贝的名誉学位。2014年8月初,近50位非洲国家元首齐聚华盛顿,参加“美国-非洲领导人峰会”,由于《津巴布韦民主和经济复兴法案》仍然有效,奥巴马仍不允许穆加贝入境参加峰会。

目前,穆加贝在国内仍有不少支持者,称他是“民族英雄”。不少被洗脑的津巴布韦百姓认为,西方敌对势力试图颠覆津巴布韦政府,津巴布韦不能没有穆加贝,没有穆加贝就会亡国,就会天下大乱。
只要是在经历过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以及如今习近平时代的上点岁数的中国人,读罢刘植荣先生对穆加贝的如上介绍,都应该会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活脱脱一个“非洲毛泽东”,难怪习近平当面夸赞他是中共政权的“老朋友,好兄弟”时,他自认“当之无愧”。谁说不是呢?

自由亚洲电台此前曾播出过刘青先生的评论文章《中共盟友为何只有流氓国家》。文中说前不久美国时代周刊发表一篇文章《中国糟糕的盟友》中说中共在世界上没有任何可靠的伙伴。文章列举与中共有亲密关系的国家是朝鲜、委内瑞拉、苏丹和津巴布韦,并直言不讳说这些国家是没有什么影响力的流氓国家,中共与这些国家的交往不会在世界影响力上捞到半点好处。

依笔者的看法,中共政权在这个世界上的“朋友”并不只上述几个流氓国家,至少还能数出十几个非洲乞丐国家。

刘植荣先生在其文中引述了2013年5月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全球发展中心和总部设在美国威廉玛丽学院的“援助数据”项目(AidData)共同发布了一个研究报告,统计人员用一年半时间收集分析了上万篇中国援助非洲的公开报道,得出的结论是,2000年至2011年,中国共为51个非洲国家援助了1673个项目,援助总额约750亿美元。就援助金额而言,减免债务所占比重最大,总额超过40亿美元,其次是交通和仓储援助,总额约24亿美元。南非接受的援助项目最多,其次是加蓬、塞拉利昂、马里、纳米比亚等国,佛得角、突尼斯、莱索托、南苏丹等国接受的援助数量也比较靠前。

至于北朝鲜和穆加贝的津巴布韦,应该被归类成“流氓加乞丐国家”。“流氓加乞丐”,中共政权的至爱!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