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撒钱养“乞丐”到底换回了什么?(高新)

2015-11-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加纳军警暴力抓捕淘金者,烧毁中国公民的工棚及设备。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
图片: 加纳军警暴力抓捕淘金者,烧毁中国公民的工棚及设备。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引述了自由亚洲电台此前曾播出过刘青先生的评论文章《中共盟友为何只有流氓国家》。刘青先生认为,中共在世界上关系亲密者除了流氓国家一无所有。虽然习近平这次阅兵除了委内瑞拉、苏丹等流氓国家,也有俄罗斯和韩国两个影响与形象较好的国家,但是并没有因此改变中共仅有流氓国家的盟友的格局。

因为不论是民主社会的大韩民国,还是影响已远不如苏联时期的俄罗斯,其实与其说他们参与中共此次阅兵,不如说是中共金钱利益买来的站脚助兴者。另外的前往大陆参与阅兵的国家元首级人物,如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都隶属前苏联,捷克是前共产集团成员,越南至今仍是共党掌权。更为令人不屑的是国际法院通缉的嫌犯,犯下种族屠杀、迫害人权和战争罪的苏丹总统巴希尔,被拉人撑门面的中共饥不择食捧为上宾。

刘青先生认为:中共盟友之所以唯有流氓国家,首先也是根本性的原因,就是中共是建基在共产理论上,这一理论宣扬仇恨和消灭非无产阶级,与人类的民主人权理念公然对着干。

笔者在上两篇文章中所介绍的津巴布韦独裁总统穆加贝之所以在已经被整个世界视之为“人民公敌”的今天仍然还被习近平坚持称之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好兄弟”,刘青先生的文章内容清楚道出了原因所在。

刘青先生认为:中共反人类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邪恶黑暗残暴的国内国际血腥历史,有点钱后暴发户的嘴脸和专事违逆国际规则的行径,中共的盟友只有流氓国家,那真是应了中国人一句老话叫物以类聚。

刘青先生忘写了另外四个字,“人以群分”。习近平北京阅兵时因为北朝鲜的金正恩没有亲临捧场,引发外界一片“中朝关系降到冰点”胡猜乱测,没成想人家北朝鲜金正恩阅兵时,习近平委派自己的“副总书记”刘云山前往平壤转交他的亲笔函,感动得金正恩在一场公开活动中就和刘云山抱了三次。

中共官媒在一篇题为《刘云山访朝鲜让谣言不攻自破 中国不会弃朝》的评论文章中说:习近平在亲署函中说道,“中朝传统友谊由双方老一辈领导人亲自缔造和精心培育,是双方共同的宝贵财富,值得我们倍加珍惜”。 金正恩在会见刘云山时说:“金日成主席和金正日总书记留给我们的最大外交遗产就是朝中友好。把这一宝贵财富不断传承并发扬光大,是朝鲜党和政府坚定不移的立场。”。

今年九月底,环球时报发表一篇社评,题目是《对外援助的重要性不须“讲透”》。此文一出,海内外华文媒体竞相转载,但大都是以《对外援助不是白给的?好处不能大声说》为题。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在26日举行的联合国发展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了一系列中国援助南部国家的新计划......对外援助要花钱,但是随着中国走到国际舞台的中央,这样的钱必须花,而且要花好。

发展中国家客观上有走近中国、通过中国的帮助拉动本国发展的愿望和需求。筑牢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基础。中国曾经在很困难的时候勒紧裤带援助贫穷发展中国家,事实证明,那时的付出为今天的中国积累了宝贵外交资源。现在中国有了更多外援能力,第三世界国家的期待也在上升,这不应看成是负担,而应被当做机遇。

中国社会要迅速摆脱对外援助的那些钱能在国内做多少事的简单计算方式,决不可让民粹主义干扰国家的外援计划。我们必须清楚,中国的国力上升到这一步,如果舍不得外援,根本就没法在国际社会混。在这个全球化时代,对外援助并非“白花钱”,即使就经济说经济,它们也常能给援助国带来全局性的正面效果。然而外援的“好处”很多时候是不能大张旗鼓宣扬的,那样做会导致严重负效果。发达国家舆论大多已经熟稔这方面的道理,中国舆论也应配合官方的对外援助,不具体细究为什么,在一些敏感问题上不坚持刨根问底。

环球时报犹抱琵琶,欲说还羞的“无私对外援助”的“好处”到底有那些呢?中共官媒一篇《习近平首次联大演讲被掌声数次打断》道出了其中之一:

当习近平提到设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首期提供20亿美元帮助发达国家落实2015年后发展议程时,联大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而当习近平提到将增加对最不发达国家投资,力争2030年达到120亿美元,并免除对最不发达国家、内陆发展中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2015年底到期未还的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时,联合国大会厅再次响起掌声。

报道中借一个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的中国人吴红波的口说:“在习近平主席演讲结束后,二三十位国家元首等在走廊外与他握手。这是联合国发展峰会开幕一天半以来,第一次有国家元首排队等待与另一位国家元首握手。”在习近平演讲即将结束时,新闻中心的工作人员茱莉安娜还专门提醒各国记者,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习近平的会见将在11点35分进行。但在会场外,即将参加双边会见的习近平却被希望与他握手的诸多国家元首阻止了脚步。

报道中还说:作为联合国大会和会议管理部的工作人员,刘达奇在联大厅二楼现场亲耳听到了各国代表的掌声,“就连工作人员也有鼓掌的,而且很多国家的代表还拿起手机对着习近平拍照。

该报道的内容委实有些夸张,但从中也不难看出,习近平是如何得效法毛泽东,不单沉浸于国内的“万民臣服”,更还醉心于国际社会的“万国称颂”。

曾多次前往那些受援于中共政权的乞丐国家考察的刘植荣先生尖锐指出:中非关系就是金钱关系,中国领导人访问非洲,兜里一定要装着援助;非洲国家领导人来华访问,回去腰包里必然装满美元。不但中国人有这个印象,就是非洲人也有这个看法。

我认为,中国援助非洲的方式不对,我们不应该把钱给政府,因为把钱给政府,就让腐败官员给贪污了,非洲人民根本感受不到中国人民在勒紧腰带救济他们。

就是那些中国援建的基础设施,非洲人也不知道是中国出的钱,他们就看到成群结队的中国人涌入非洲,抢了他们的饭碗,由此憎恨起中国人来,把在非洲谋生的中国人称“黄祸”。

在非洲呆过几年的中国人会深有感触:在非洲,白人是上等公民,非洲人是二等公民,中国人是三等公民,人家根本不拿中国人当回事,在非洲最受欺负的就是中国人。拿加纳来说,中国援建了国家剧场、阿费菲灌溉工程、东当美地区医院、军警营房等数十个项目,近期又提供了30亿美元的贷款,可他们并不领情善待中国人,经常小题大做,逮捕、关押、驱逐中国人。从加纳军警抓捕行动中逃出来的中国工人卓勇兴对媒体讲:“加纳警察上来的时候二话不说,抢,烧,工棚里的东西抢完,工棚,机器全都烧了,证件、手机和财务全部搜走,走在山里的话他们从外面用AK47扫射躲在里边的中国人。”

刘植荣先生说:欧美援助非洲,大多通过民间组织,不让政府插手,就是担心腐败政府把援款转到个人银行账户。我在埃塞俄比亚就发现,到处是用白苫布搭成的巨大仓库,上面有很大的“USAID”几个字母,这就是美国对非洲的粮食援助项目,当地居民定期在仓库门口排队,领取粮食、食用油和奶粉,粮袋和油桶上印着“不得销售或交换,美国国际发展署,美国人民的捐赠”。非洲人吃着美国人民送来的粮食长大,能不说美国人好么?
再有,非洲很多国家政府更迭频繁,这届政府接受了我们援助,这届政府被推翻后,新上台的政府也不会对我们感恩,因为我们过去援助的是它的敌人。

世界著名投资家乔治•索罗斯早就提醒我们:“中国只与非洲国家的统治者打交道,而忽略了那里的百姓。这样做有利于维护欺压人民的腐败政权,这当然是不受欢迎的。”

问题是,如果习近平不是只与非洲国家的统治者打交道,人家这些统治者们凭什么会在联合国会场上给你习近平鼓掌?凭什么在联大会场外“排着队等着和习总统握手”?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