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委”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高新)

2013-11-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资料图/AFP)
习近平(资料图/AFP)

自共产党夺取了中国大陆政权并“建立”了自己的“法律体系”之后直到一九九七年,各类罪责中除了如今已经被“危害国家安全罪”所替代的“反革命罪”,还有一项“流氓罪”虽然已经被取消但仍还留在中国大陆人民的恐怖记忆里,该款“罪”的具体内容包括“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行为”。

1983年7月19日,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身份在在北戴河召见公安部负责人,要求“对于当前的各种严重刑事犯罪要严厉打击、判决和执行,要从重、从快;严打就是要加强党的专政力量,这就是专政”。

邓大人一声令下,全国上下立即快速行动,不出一个月即逮捕收押一百多万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被定“罪”为所谓的“流氓犯罪分子”,他们中间被法院判刑的有八十六万多人----其中包括被直接处死的两万四千人,另外有十七万人则无需经过检察院起诉和法院审判,直接由地方公安部门“判处劳动教养”一至数年不等。

有中共政权自己的公开法律文献记载,至於仍被宣传为邓小平“丰功伟绩”之一的1983年“严打”期间,人大常委会依圣谕立刻出台了司法解释,将“流氓罪”的适用刑罚提高至死刑。当时一位男青年为其女友拍了一些穿着较为暴露的照片,仅仅因为这个,男青年被判处死刑,女青年被判了有期徒刑;在西安,一名叫马燕秦的中年妇女因组织地下舞会,被污指为“乱搞两性关系”,法院对其宣布的死刑判决书中宣称因为舞会是多人参与所以该女触犯了“国法”中的“流氓罪”,而且属于“情节恶劣的行为”,所以“罪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一个王姓女子因被逼“坦白交待”出曾先后与10多名男子发生过性关系而以流氓罪被判处死刑。面对死刑判决,该王姓女子说:“性自由是我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我的这种行为现在也许是超前的,但20年以后人们就不会这样看了。笔者不久前曾经在人民网主页上无意中看到一照“1983年严打枪毙女流氓”的恐怖照片,标题居然使用了“猛照”二字。

当年,因为这个所谓的“流氓罪”涵盖的内容实在过于宽泛,所谓“其他流氓犯罪活动”更是被“执法者”们任意曲解,最极端的除了能够将婚外或婚前性行为入罪甚至定为死罪,因为向所在单位或者地方党政领导提意见、诉冤情等“寻衅滋事”行为被以“流氓罪”入狱甚至重判者更是不计其数,所以当年的“执法者”们在以惩治“流氓”为名滥捕甚至滥杀之余也不忘调侃“’流氓罪‘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

毛时代的“无法无天”(毛泽东自诩)自不待说,自中共政权结束文革开始“依法治国”之后,这个所谓的“流氓罪”肆虐中国大陆百姓近二十年,原本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伴随着邓小平政治上的复出颁布的中国刑法第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总罪中的一条子罪,一直被滥施滥用到邓小平去世。1997年邓小平去世之后江泽民政权才敢放手修订刑法,其中最重大的变化一是把邓小平时代打着维护社会稳定旗号使用的“流氓罪”取消,再就是把邓小平时代为维护一党独裁专制而使用的“反革命罪”取消。“流氓罪”中所涵盖的内容被分布于“危害公共安全罪”和“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等。至于“反革命罪”,中共政权自己的解释是因为已经不合时宜,故以“危害国家安全罪”取而代之。

如今,眼看中共政权对刚刚宣布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涵盖和统领内容解释得无比宽泛,似乎也可以用沿有当年对“流氓罪”的形容,说这个国安委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

为什么要成立国安委,当然是习近平自己的解释最为权威,他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长篇说明里特别用两段文字来强调成立国安委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说“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是改革发展的前提。只有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改革发展才能不断推进。当前,我国面临对外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对内维护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双重压力,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因素明显增多。而我们的安全工作体制机制还不能适应维护国家安全的需要,需要搭建一个强有力的平台统筹国家安全工作。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加强对国家安全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已是当务之急。”

新华网上转载的原载于中共驻港媒体之一大公网的《习总亲释“国安委”职能 权力大过美国“国安委”》一文中诠释说,国安委的职能双向特定:对外维护主权安全,对内维护政治安全。主权安全涵盖的范围包括领土安全、国家基本利益维护、中国外部环境的确保等。政治安全涵盖的范围包括政权安全、社会稳定、民族宗教政策的确保和战略机遇期的维护等。这种“双重压力”就是产生国安委的动力。在谈到“国安委”的职能时,习近平提到“制定和实施国家安全战略,推进国家安全法制建设”。这意味着国安委将承担或者部分承担、整合或者部分整合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即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和中央政法委的对外和对内职能。从党的层面来统领协调党政军群等各个层面的内外安全工作,并推动实施。涉及到的部门将包括外交部、中联部、军方对外机构等外事部门;公安部、国安部等内务安保部门。涉港或者涉台部门的职能也很可能将统归“国安委”协调,因为这两个机构也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特别是最近中央高调批判香港反对派“占中行动”存在外部势力的支持,已经让国家安全受到损害。此外,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宗教事务委员会由于涉及到民族和宗教问题,也将会在此机构下协调相关事务。而人大和政协的相关内外机构、经济、群众等相关部门的情况肯定也将会被统筹考虑。

如此说来,整个中共政权的所谓“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岂不是要被全部统合(整合?)到这个国安委里?无疑是要由习近平亲自统领,不日之内即可对内对外正式挂牌营业开张的这个国安委的权力岂止是大过美国“国安委”,甚至会令人回忆起毛时代的“中央文革领导小组”。1966年8月8日中共中央发表《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中,这个中央文革领导小组被赋予“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权力机构”的性质,但由于当时“文革”是“一切工作的核心”,管理文革就几乎相当于管理党和国家的全部事务。如此说来,仅从“权大无比”的角度把现而今毛近平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与当年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相提并论,还真是满合适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