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高新)

2015-11-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和薄熙来。(AFP)
习近平和薄熙来。(AFP)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胡伯伯和白毛女,习大大的“怀旧经典”》的最后一段中已经提及:说到习近平夫妇到越南共同怀念他们的胡伯伯,就不能不说此二人的另一“怀旧经典”《白毛女》。

就在习近平夫妇在河内深情缅怀他们的胡伯伯的当天,国内党媒开始为“彭丽媛任艺术指导,《白毛女》70年后再度全国巡演”大作宣传,官媒报道文章中直言文化部作出如此重大安排,完全是在贯彻和落实习近平的重要指示。

此后,一向在政治敏感问题上比较大胆的《博客日报》刊登一篇题目为《重演“白毛女”,难道是为了老戏新看?》,质疑中共政权似要重新倡导“阶级斗争”,向青年一代渲染仇恨。

文中说:“白毛女”讲诉一个名叫“杨白劳”的穷苦农民,因为欠了财主“黄世仁”的账,在临近过年的时候,黄世仁来讨债,杨白劳还不起债,后来逼死了杨白劳,并且把杨白劳的女儿“喜儿”强拉回去抵债,再后来,黄世仁强暴了喜儿,喜儿又想方设法逃出了财主黄世仁的魔爪,一个人流落深山,好多年以后,她的头发都全白了,这就是白毛女。

故事的后面还有,在共产党解放了这里之后,喜儿才得以走出深山,并且借助革命队伍的力量,彻彻底底的报了自己的深仇大恨。

文章作者认为,当年白毛女剧目出台的一个重要目的,或者说是重要的政治目的,就是揭露劳动人民被万恶的地主老财逼迫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而这个仇恨就是“阶级仇、民族恨”;就是要让人们明白,我们与他们不共戴天;就是要用这个经过特殊渲染的故事激发人们的仇恨之心。

我相信他们成功了,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对地富反坏右也常常充满了仇恨,尽管我以及我们全家都没有受到过这种侵害。

那么,现在重演“白毛女”,到底有什么目的和意义呢?

很多人都是持反对意见的,他们认为,这个现象表达了一个信号,那就是我们是不是要走回头路,重新点燃人们自相残杀的怒火。那个时候是充满“人治”的思想认识,谁都可以代表人民批判谁,谁都可以代表人民打倒谁,谁都可以代表人民枪毙谁。我记得某个戏剧的台词是这样说的:“我代表人民代表党,枪毙你这个反动恶霸”。一点不需要经过审判,一条人命就没了。可怕吗?

文章作者说:现在,我顺着即将巡演的“白毛女”的思路想,会不会是这样一个目的,你看啊,现在的那些有权的、有钱的,他们哪一个不是比黄世仁更黑更狠,把我们百姓逼得更惨呢?看看强拆、自焚、挖掘机压死、汽车撞死、被精神病、拘留、判刑等等,你是不是仇恨满胸膛......

“凯迪社区”网站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说:邓小平、叶剑英、胡耀邦、习仲勋、任仲夷、万里等改革开放领导人,是坚决反击左倾思想左倾文艺的,这极左文艺,就包括祸国殃民的四人帮搞的八个狗屁样板戏。在邓小平改革开放时代,是不容许搞四人帮的极左文艺的,八个样板戏是禁止的!《白毛女》要宣扬什么?为什么今天有左倾货色耗费民脂民膏来搞这个东西?

一、杨白劳欠债不还,难道还有道理有天理?不是讲信誉吗?讲信用吗?讲契约法则吗?

二、宣扬人与人之间的阶级斗争?宣扬革命和反抗?你今天要煽动谁来反抗谁?要忽悠谁来搞革命?阶级斗争思想是中华民族一大祸害,煽动暴力和革命,在今天就是赤裸裸的反人民反文明的行为。那些别有用心又在全国搞《白毛女》的左倾货色,到底心怀什么目的?是推动中华民族的民主法治文明进步吗?

三、当今中国,必须防左反左。邓小平南巡讲话,再三告诫全党:要防左反左!极左阶级斗争理论和思维是中华民族最大祸害!凡是维护阶级斗争理论的狗屁艺术,都是反党反人民反中华民族的!

与习近平同龄的中国大陆人大都知道,王昆是第一代“白毛女”,郭兰英是第二任“白毛女”......而彭丽媛则被中共官媒排序为“第三代‘白毛女’”。

中共官媒报道说,王昆为当时的中共首脑们表演“白毛女”时,“毛主席流泪了”。有国内网友调侃说,彭丽媛表演“白毛女”时,“习主席也流泪了”。

按照中共官方媒体的记载:1985年,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40周年和《白毛女》上演40周年,中国歌剧舞剧院决定重排歌剧《白毛女》,邀请彭丽媛主演“喜儿”。

排演《白毛女》,由唱歌改为唱歌剧,有那么多的台词要背,那么多的动作要练,对彭丽媛来说这是一场严峻的挑战。但彭丽媛坚持下来了。

按照官方媒体回忆文章中的说法,当年复排的歌剧《白毛女》取得了很大成功,原作者贺敬之看完演出后连声称赞:“出乎意料,出乎意料!”演出后,彭丽媛受到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习仲勋的接见。此时,彭丽媛还不认识习近平。

虽然彭丽媛出演“白毛女”后,“习主席也流泪了”纯属调侃,但如今由彭丽媛以国母身份出任艺术指导的“第四代‘白毛女’”即将在北京接受习主席“亲切接见”几乎是可以肯定的。

按照中共官方的安排,“第四代‘白毛女’”从延安开始的“全国巡演”,最后一站是北京,时间是十二月中旬。届时将在北京连演三场。

七十年前毛泽东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不久即在延安首演的“第一代‘白毛女’”,毛泽东率江青、周恩来等均有到场。七十年后,中共宣传部门为配合习近平“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刻意推出的“第四代‘白毛女’”,习近平岂有不亲率文武百官到场观看的道理。而身为此剧艺术指导的彭丽媛更是百分之百会到场。笔者只是好奇届时的彭丽媛的座次会被如何安排?

余杰先生在他的评论文章中说道:。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由习近平夫人彭丽媛担任艺术指导的新版大型歌剧《白毛女》在“革命圣地”延安上演,拉开全国巡演的序幕......

就在一周之前,新华社全文发布习近平在一年前所作的“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并发表《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意见》指出:“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价值、凝聚中国力量,是文艺工作者的神圣职责。”《意见》要求集中力量、集聚资源,推出一批“有筋骨、有道德、有深度、艺术震撼力强的大作力作”。习近平话音刚落,彭丽媛就闪亮登场,夫唱妇随,如同江青充当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马前卒。既然习近平以毛泽东为父,彭丽媛就以江青为师。

余杰先生的此番评论应该也是调侃的成份居多。平心而论,无论是比当年的江青,还是比当年的王光美、叶群等人,彭丽媛在政治上要比他们低调的太多太多。

与毛泽东相比,习近平绝对也是野心勃勃,但若真是要把彭丽媛比作江青,有欠公允。若单就人品说人品,无论是彭丽媛还是在他之前的胡锦涛夫人、江泽民夫人,似乎都没有遭人诟病的“硬伤”。

再说了,如果把“重演白毛女”的目的理解成习近平只是要为自己的夫人彭丽媛“站台”,那也真得的太小看了习近平了。

笔者在过去的文章中曾经介绍过当年习近平以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到重庆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站台的故事。

当时的中共官媒报道说:在重庆考察期间,习近平在薄熙来等人的陪同下观看“唱读讲传”汇报演出......习近平还在薄熙来等人的陪同上走上舞台,与大家合唱《歌唱祖国》。

考察期间,习近平参观了重庆市的“唱读讲传”活动成果展,他语气坚定地说:“‘唱读讲传’活动,是对广大党员干部进行理想信念教育的良好载体,也是生动的群众工作......重庆‘唱读讲传’深入人心,值得称赞。”

在听取重庆市委、市政府的工作汇报的时候,习近平再次称赞说:重庆近年来以“唱读讲传”活动为载体,弘扬主旋律,干部群众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新变化......很多经验具有示范意义。

由此可见,如今的习近平实际上是在推行着一条“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