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百年诞辰习近平没有理由装聋作哑(高新)

2015-12-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网络资料)
图片: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网络资料)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纪念胡耀邦撞车纪念邓力群》中介绍了习近平当局在为其建国之后的第三任党的中央委员会主席胡耀邦举行了百年诞辰座谈会之后,转天就又在人民大会堂换了个会议厅为胡耀邦生前政治上的死对头,生前最高职务只是中央书记处书记,而且还在党内有落选中央委员和落选中顾委常委败绩的党内“左”王邓力群也举行了一个同等规模的百年诞辰座谈会。从中共官媒对外公开的照片中显现的会场上的红底白字的横幅会标看,邓力群座谈会的会标不过是把胡耀邦座谈会的会标换了三个字而已。从习近平大力提倡精简会议开支的角度讲,此举到也是无可厚非。

在邓力群的被纪念座谈会场上,他中共中央宣传部长位置上的忠实隔代继承人刘其葆称赞自己的这位“把谎言当真理”的老前辈“无论道路怎样艰难曲折,无论形势多么纷繁复杂,邓力群同志始终坚守对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信仰,坚定对社会主义的信念,并为之奋斗终生。”

而习近平对胡耀邦的纪念讲话中的相关内容,只是说要学习胡耀邦“坚守信仰、献身理想的高尚品格”。相比之下,对谁的评价更高一些?读者听众们自有评判。这就是为什么笔者认为习近平在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座谈会上的讲话与其说是在“消费胡耀邦”还不如说是在应付胡耀邦。

笔者在上篇文章里也分析到了刘奇葆这里的所谓“无论道路怎样艰难曲折,无论形势多么纷繁复杂”,无疑是指邓力群在共产党内为官数十年的几次大的波折。第一是在建国初期新疆伙同王震推行极左路线,被时任中共西北局主持工作的书记习仲勋及时发现后被迫作出检查并被调出新疆。第二次即是“文革”期间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第三次即是在批判胡耀邦的过程中虽然立了头功,但还是被继任总书记赵紫阳冷落,继而又因为李锐向邓小平举报及时而败露了与王震密商在十三大上取赵紫阳而代之的阴谋。第四次就是在十三大上落选中央委员,继而又因为得票不过半数而落选了等额选举的中顾委常委。

针对这段内容,已经有朋友中的忠实读者“讨教”什么是“落选了等额选举的中顾委常委”?

回应此问题,就必须从中共政权的选举制度和选举形式说起。

众所周知,中共政权从十三大开始的“党内差额选举”制度落实在中央层面,至今仍然还只是局限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的选举层面,从十三大至十八大,差额幅度一直在百分之五上下打转。比如说内定要在本届党代会上产生三百名中央委员,那么就事先在党内高层通过一份三百一十五人左右的“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大会开始后通过分代表团“酝酿”、“预选”,把得票数最少的那十五人“差额”进“候补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

当届中央委员产生之后,即召开本届党代会的第一次中央全会,到场的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中,后者是没有投票选举权的,只能听会。而在这次中央全会上产生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全部都是“等额选举”。
曾有外界评论文章质疑中共政权的“等额选举”完全是自欺欺人,其实也不尽然。因为等额度选举也还是要有一个无记名投票过程,每个有投票资格的人都享受在选票上打勾或者打叉的权利,凡是在选票上的某一个或者某几个候选人名字下面打叉的选举人,理论上是不会被“秋后算账”的。

前面说了,差额选举就是让得票最少的几个人成为“党内民主”的牺牲品,而因为差额比例非常有限,所以每届党代会上得票最少的那位被“建议”候选人其实际得票数都还是过了全部有效票的半数。而等额选举的规定则是只要得票过半数即可当选。

对中共政权稍有常识性了解的人士都会相信,无论哪一个层级的共产党干部,生有“反骨”的,有意和“组织上”过不去的,不可能占半数之多,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十三大以来虽然有中共高层不愿意其落选的人士,比如邓朴方会在差额选举的中央委员选举过程中因为得票数“相对”少而落选,但在历次党的一中全会上从来没有过“建议名单”上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成员”落选的“民主事故”发生。也就是说,也许某位“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成员”在由全体新当选的本届中央委员为选举人的一中全会上大量丢失选票,但这个“量”不要说达到半数,接近半数的可能性也不大。

分析到此,再说一九八七年中共十三大上的邓力群,他在中央委员选举过程虽然被“差额”掉了,但在由全体党代表投票等额选举的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选举过程中,得票还是过了半数。

接下来的议程之一就是新当选的全体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出席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主要议程就是对由邓小平亲自拟定新一届中顾委常委投票表决。因为是等额选举,所以全体候选人得票过半数就可当选。也就是说,当时与会的全体新当选的中顾委委员中,有超过半数的人在邓力群的名字下面打了红叉。这就是为什么上届中央书记处书记邓力群在本届中顾委里只是个普通委员。

笔者曾分别从当时的当事人李锐先生,以及李慎之先生、胡绩伟先生口中听到过邓力群落选中顾委常委的详细过程,包括邓小平和陈云两人分别通过杨尚昆和薄一波“传话”的内容,邓的传话内容是“尊重选举结果,他(即邓力群)换个角色,在中顾委常委的位置上还是可以起到重要作用”。陈云的传话内容是“邓力群树敌太多,我们有些老同志也太不宽容”。

去年邓力死于百岁高寿之后,笔者曾先生写了两篇文章,分别是《邓力群的“下场”令中共左派倍受鼓舞!》和《邓力群和习仲勋孰是孰非?》,用刚刚发生的事实提醒读者和听众:为了让“中国共产党思想理论宣传战线的杰出领导人邓力群同志”化成青烟之前倍感哀荣,习近平特别安排在向全中国臣民和全世界华侨贺年道喜的国之盛宴开宴前,先率领满朝文武齐聚八宝山为他邓力群送别。邓力群倘若地下有知,真的是欣慰得无法更欣慰了。欣慰的还不仅仅是被致丧的规格之高------满朝文武,悉数到齐,更重要的是他邓力群已经深深相信,虽然他已经化做青烟,但这股青烟至少会在习近平同志担任总书记期间坚定而顽强地持续笼罩在中南海的上空.....

笔者当时的这两篇文章中提到了习近平亲自指定的中科院院长,“马克思主义理容家”王伟光在《红旗文稿》发表一篇约8000字长文,文中11度提及”阶级斗争”,重提”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力量生死博弈”,强调”国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文章指出:”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

海外一家中文媒体就此发表了题目为《重提阶级斗争 习近平确是这么想的》的评论文章,文中说:中共的四中全会召开前夕,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重提“阶级斗争和”专政理论“,并非如外界讹传的是”左派力量反扑“。据透露,阶级斗争及人民民主专政理论,实际上是习近平的内部讲话内容,御用刀笔吏们“只是将习近平的内部讲话要点委婉地公开而已”。

这就是为什么邓力群的最终“下场”是哀荣倍致,与赵紫阳走得痛苦凄凉形成鲜明的对比。从习近平对邓力群的厚待,足以说明他习近平为什么一如既往地把胡耀邦排斥在“伟大(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行列之外。

而读罢刘其葆在纪念邓力群百岁诞辰座谈会上的高度评论内容之后,笔者甚至有种感觉是习近平对胡耀邦百年诞辰的纪念首先是因为这个日子是躲不过去的“不得已而为之”。

有外界评论文章居然出现习近平借胡耀邦百年诞辰“为胡耀邦平反”的说法,殊不知胡耀邦生前虽然被内部宣布“犯了支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错误”,“主动辞去党的总书记职务”,但他仍然在下届党代会上当选政治局委员,而且是在政治局委员的位置上去世的。所以即使没有当年为他举行的高规格的追悼会为铺垫,生前最后一任职务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胡耀邦必须和生前最后一任职务是中央书记处书记的邓力群一样待遇,百年诞辰按党内规定一定要有一个纪念“座谈会”。

进一步的分析内容,将是本专栏下篇文章的内容。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