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氏国安委将会整合N个“领导小组”及它们的常设办公机构(高新)

2013-12-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资料图/AFP)
习近平(资料图/AFP)

愚笔在上周的《习氏国安委到底比美式国安委“实”在什么地方?》一文里曾引述了习近平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中坦承他的政权“面临对外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对内维护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双重压力,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因素明显增多”,而该政权的“安全工作体制机制还不能适应维护国家安全的需要”,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军控研究所所长李伟为等人都认为习近平所谓“不能适应维护国家安全需要”的部分,主要是指在需要各部门参与的安全事件中,部门之间的协调不够,这严重影响了应对的效率。

李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缺少制度性的协调机制,中国的危机处理,在很多时候呈现出临时性的特点。“比如在“3•14”后成立了一个‘3•14办公室’,在“7•5事件”发生以后也成立了一个相应的机构,非典事件也是这样。”这种临时成立的协调机构,由于缺少制度、机构和人员的磨合,其协调的效率大打折扣。

李伟这里所说的“3.14”指的是被维基百科的相关词条中定义的“2008年藏区骚乱”,具体的解释为:是2008年3月发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藏自治区及青海省等藏人示威演变成暴力“打砸抢烧”的事件,地点以西藏自治区的首府拉萨为主(中共内部文件中称之为“三•一四事件”),事件波及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藏人居住地区等地。之后世界各国包括印度、尼泊尔等国也有相关的藏人抗议活动发生。

维基百科的词条解释中还说:“3.14”事件发生后,中国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声称,此次骚乱是由分离主义分子挑拨并由达赖喇嘛“有组织、有蓄谋、精心策划和煽动起来的”。之后,达赖喇嘛对此予以否认,并说此次骚乱是由藏人广泛不满引起的,国际舆论不少批评中国政府的镇压行动,部分国家元首因此不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以示抗议。

到底哪家的说法更符合或者说更接近事实,不是我们这里要分析的重点,重点是如果不是李伟在公开接受记者采访时无意中提及,外部世界还真是不知道中共政权除了“6.10办公室”,居然还有一个或者说曾经有一个“3.14办公室”。

外界都知道早在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政权成立了“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外称“中央610办公室”。一年之后,有正式的正部级编制的“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公开挂牌,与中央610办公室合署办公。两者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列入中共中央直属机构序列,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同时改称“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其办公室遂同时改称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外仍称“中央610办公室”。那么依此类推,中共高层似乎应该也有一个“中央防范和处理藏区危机领导小组”,“3.14办公室”则是它的日常办公机构。

至于李伟所说的“7.5事件,无疑是指被维基百科收录为词条的“乌鲁木齐七•五骚乱”(又称乌鲁木齐七•五事件),是于2009年7月5日发生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的流血事件。中国政府称其作“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其实在2009年,乌鲁木齐分别在7月5日、7月7日和9月3、4日发生了三次冲突事件。

7月5日事件的导火线为两名维吾尔族人在十天前发生的韶关旭日玩具厂群体斗殴事件中身亡的刑事案件。根据媒体估算,该事件仅当日即有一至三千名维吾尔族人参与。而依照中国政府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当天至少造成了197人死亡,1721人受伤。

此事件很快演变成民族间的暴力冲突,7月7日数百名至一万名持有自制武器的汉人走上乌鲁木齐市的大街,与警察和维吾尔族民众发生了冲突。9月3日数万汉人走上新疆首府街头示威游行,点名要求时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下台。继而,被中共中央认为负有制止动乱措施不力的新疆公安厅厅长柳耀华和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被免职,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被调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新疆自治区一把手改由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接任。

按照李伟的说法,当时对这场比“3.14事件”更严重的“7.5事件”肯定也催生出了一个“7.5办公室”,接受以当时的总书记胡锦涛为组长,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和中央社会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周永康为副组长的“中央处理新疆危机领导小组”的领导,日后这个“7.5办公室”也好,前面说过的“3.14办公室”也好,都很可能和“6.10办公室”一样在当次危机过后成为常设机构,随时准备应对和处理肯定还会发生的下一次、下下一次.....的藏区和新疆地区的民族骚乱。

另外,这位李伟专家在接受中共官媒记者采访时也还不经意地提到了“反恐办”,原话是“比如日常恐怖主义的威胁,反恐办就可以处理。国家安全委员会可以制定长远发展战略,针对的是恐怖主义的土壤和根源问题。”

巧合的是,这位国际关系问题专家李伟这里提到的反恐办的主任也叫李伟,是以公安部副部长身份兼任这一职务,而这个反恐办事实上就是今年秋季才正式公开挂牌营业的中共“国家反恐工作领导小组”的下属常设办公机构。

今年八月底中共公安部网站曾发布一条消息说,8月27日,国家反恐怖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国家反恐怖工作领导小组组长郭声琨,国家反恐怖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单位成员,国家反恐怖工作领导小组工作联系单位联络员,公安部相关业务局负责人,以及国家反恐办负责人参加了会议。该领导小组的副组长包括: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国务院副秘书长汪永清,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孙建国,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建平等,其下设的国家反恐办公室主任由公安部副部长李伟出任。因为这个国家反恐怖领导小组是一个副国级机构,所以其下设的办公室可以是副部级,也可以是正部。如果已经被中共中央组织部和中编办内定为正部级的话,那么中共公安部的副部长里就至少有三人是享受正部长级待遇的,除了反恐办主任李伟而外,还有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和公安部副部长兼“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后二人都是和部长郭声琨一样在十八大上被安排为中央委员,理所当然是正部长级。

如此说来,即将正式挂牌对外营业的习氏国安委应该会是在江泽民时代即已经成立的国家安全领导小组的基础上,除了要整合进中央政法委和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的职能或者干脆连整个机构都合并进去而外,前面介绍的那几个“领导小组”和它们的下属正部级或副部级的办公室应该会连业务带职能,连机构带编制全部都被收归于习近平亲自挂帅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麾下。除上述而外,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系统近些年来成立的所有与所谓“大安全理念”有直接关系的“领导小组”及它们各自都有的常设办公室,应该也都会被习氏国安委一一“整合”。详细的内容,下篇文章会继续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