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如何把自己的“梦友”从十三亿变成二十四亿?(高新)

2015-12-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AFP PHOTO)
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AFP PHOTO)

前不久笔者曾为本专栏撰写《“流氓加乞丐”,中共政权至爱》一文,说的是既然习近平都已经在北京盛情款待了他的“老朋友,好兄弟”,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强调了“中国人民是重情义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曾经风雨同舟、相互理解和支持的老朋友”,穆加贝岂有在习近平的阅兵倍受西方国家冷淡的当口不亲身前往为习近平鼓掌打气的道理?

但是,穆加贝他老人家偏偏就不给这个面子 。最后由中共外交部赶在阅兵式开始前两天才正式对外宣布的受邀出席北京阅兵式的国家元首中不但没有穆加贝,“政府代表”中居然都不见津巴布韦的名单,足见穆加贝肯定不是因为“健康原因”不能在北京阅兵式的当口进行他的第十四次访华。

习近平的天安门广场阅兵之前,《南华早报》曾刊登一篇评论文章说:俄国普京的红场阅兵式期间,习近平被安排在俄罗斯总统普京旁边,这个情景令人忆起历史性的一幕:毛泽东跟共产主义老大哥约瑟夫•斯大林在莫斯科首次见面,庆祝斯大林70岁生日。

但习近平如今受到的对待,已与1949年的情况截然不同......多国领导人列阵观看阅兵式,习近平与普京两边分别为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和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这清楚说明一个新秩序正在形成,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盟构成对立。

毫无疑问,无论穆加贝去年的北京之行的狮子大张口只被习近平满足了百分之多少,经济上正在饱受西方制裁之苦的俄罗斯普京能够赏赐给穆加贝的肯定比习近平给的少了许多许多倍,但是,穆加贝居然只到红场给普京捧场,却公然毁约不到天安门广场给习近平捧场。是可忍孰还不可忍?

但是,日后发生的事实正如笔者在北京的记者朋友所调侃的那样,中国人民的习大大的胸怀和境界岂能是吾等凡夫俗子所能理解?笔者关于“习近平最不夠朋友的’老朋友’”的质疑声在本专栏上发出才三个月,人家习大大为如约到访津巴布韦,接受穆加贝的盛情款待,竟然连代表中国人民向巴黎恐袭遇难者献花都顾不上。

前几天曾在本网站上读到胡少江的文章《习近平与终身总统穆加贝抱团取暖》 。说是在习近平此次出国访问行程上,除了举办世界气候变化峰会的法国和举办中非合作论坛峰会的南非之外,津巴布韦是唯一的一个受访国,由此可见习近平是有意为臭名昭著的孤家寡人穆加贝“雪中送炭”。长期以来,也正是中国执政者的帮助, 使津巴布韦的独裁政府在受到国际社会严密制裁时仍然能够苟延残喘。事实上,支持穆加贝并不能给中国的发展带来好处,既不可能得到中国民众的支持,也不会得到津巴布韦人民的支持。

胡文中还说:在我看来,最能表现中国政府的外交思路的并不在于习近平对美国和英国的访问,也不在于参与气候峰会和中非峰会,因为这些都不是中国的政府的“自选项目”。换言之,这些都是对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的一种反应。而对津巴布韦的访问则体现了中国执政者的一种主动需求。这样一种需求在历史上也有过先例,例如对北韩、北越、阿尔巴尼亚等专制政权的支持。这是集权政府之间的“同病相怜”,是他们之间的“抱团取暖”。

世界上专制和独裁统治者们之间的惺惺相惜自然是习近平离开巴黎之后的非洲之行的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出发点应该是满足习近平这位自幼就是“毛主席的好孩子”的当今的中国人民的习大大的“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鸿鹄之志”,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统之尊兼任“非洲洲长”。当然,满足这一“鸿鹄之志”的大前提是带领十三亿中国人民做“中国梦”同时用他们制造的财富为十一亿非洲人民圆一个“脱贫至富”的“非洲梦”。

笔者此说虽是“妄议中央”,但绝对是以事实为根据,以中共官方媒体的宣传口径为“准绳”。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不妨和笔者一道上网去学习一下习大大访非“取得圆满成功”之后的新华社报道《24亿人的梦想——记国家主席习近平非洲之行》。

报道中说:在非洲广袤大地上,中国和非洲正书写着团结、奋进、合作、共赢的时代篇章。

哈拉雷-比勒陀利亚-约翰内斯堡,12月1日至5日,习近平主席对津巴布韦、南非进行国事访问,并主持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

请读者和听众们注意,这个“峰会”成立之初在北京举行时当然是东道主中国总统担任主持人。而如今会场搬到非洲某国,居然还是中国总统担任主持人,全权代表中国政府和非洲诸国政府向世界宣告:“中国,非洲,一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个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中非24亿人携手前进,将给世界带来深远影响。”

用一位中国大陆网友的话说:牛啊,真牛啊!“咱们的领袖习大大”俨然已经是非洲“诸侯国”的“总总统”了。

总觉得“总总统”说起来有点拗口,所以笔者自以为“非洲洲长”的称呼习大大更喜欢一些。说不定习大大领导的这个“峰会”的下次会议就会决定仿效“欧盟”形式成为一个“中国--非洲大联盟”,届时的习大大的正式官衔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统兼“中国--非洲大联盟盟长”。当然叫“主席”也未尝不可。

新华社的《24亿人的梦想》中还说:2000年10月以来,中国国家领导人对非洲国家进行了149次访问,非洲国家领导人访华379起。这组统计数据引发啧啧赞叹。这一次,中国同南非共同主办约翰内斯堡峰会,非洲国家50位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代表团团长以及非盟委员会主席祖马前来共襄盛举。

9位、13位、5位、17位——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在4个时段,通过两段双边会见、两次早餐会等形式,会见了以上数字的非洲国家领导人。“中国重视同所有非洲国家发展友好关系,无论大小、强弱、贫富。不管是资源富集国还是资源贫瘠国,中国都平等相待。”

文中还说:中非是患难之交,患难之交不能忘。去年穆加贝总统访华时,习近平主席曾经对他说。此行,习近平主席应邀专程访问了津巴布韦,“结交一言重,相期千里至”。他对穆加贝总统说,中津是真正的全天候朋友,中国永远不会忘记老朋友。

下知胡少江作者在为文形容习近平和穆加贝是“抱团取暖”时读到过新华社的这篇报道,不光是“抱团”,还“牵手”来着。

《24亿人的梦想》如此描述说:为迎接中国贵客,非洲国家做足了准备,给予了隆重礼遇。91岁的穆加贝总统亲赴机场,在炎炎烈日下,迎送习近平主席。

歌声、鼓声、欢呼声,数万津巴布韦民众热烈欢迎中国领导人。机场、道路两侧、酒店草坪……处处是欢乐海洋。两位元首每每牵手而行,向民众挥手致意。

这里需要提醒的是,习近平在主持“峰会”期间,对到会的非洲诸国总统们都是“集体会见”,试想,一大票高低不齐的总统们排成一列横队,到场的习近平就如同在国内“亲切接见全国评选出来的优秀县委书记(们)”一样,与他们一个个地亲切握手!习近平此时此刻该是何等的志得意满?

试想,臣民总数达十一亿之众的几十个总统被他习近平集体接见,简直就是自愿“称臣”,此情此景足以令他习近平想起了在故宫看到的那幅《万国来朝图》。“  四海称臣,万国来朝,雄立东方,四夷臣服~还我天朝雄风”!哇塞!

不过讽刺的是,当年授意宫廷画家们创作向大清王国朝贺、歌功颂德的《万国来朝图》的乾隆帝是因为接受了“万国纳贡”,藩属国们朝贡黄金白银、稀世珍宝无数,客观上也为本国百姓多少减免了一些纳税负担。而如今的“庆丰帝”则是反其道而行之,把大笔的本国税收用美金支票的形式向非洲“谁给我奶吃我就把谁叫娘”的“穆加贝们”换取被“朝拜”的感觉。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