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政权的“固化”,习近平必须“圣化”毛泽东(高新)

2013-12-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3年12月26日,习近平率领七常委向毛泽东坐像三鞠躬。(新浪新闻视频)
2013年12月26日,习近平率领七常委向毛泽东坐像三鞠躬。(新浪新闻视频)

北京时间二十六日上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日本东京参拜靖国神社。

同一时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率领中国首相李克强等党政军文武百官在中国北京参拜“党国神社”毛主席纪念堂。

在这两则新闻同时出现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也就是“中共中央举行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简讯稿被新华社向各大新闻社播发之前,中国大陆各大媒体中至少有网易和新浪两家是将“巧合”在同一时间“参拜”的两则重大新闻并列排放在最显要位置。网易首页当时的黑体头条是:“七常委今日瞻仰毛泽东遗容 向坐像三鞠躬”;二条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今日参拜靖国神社”。新浪首页的黑体头条、二条、三条依序是:“七常委上午瞻仰毛泽东遗容 ”;“日本首相上午参拜靖国神社”;“外交部严厉谴责安倍参拜靖国神社”。

东京方面的详细报道内容中强调了这是继2006年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后,再次有在任首相前往参拜。这也是安倍两次出任首相以来首次参拜。北京方面的详细报道内容中虽然没有特别说明这是习近平的第几次,但却也是担任出任总书记之后的(对外公开的)第一次。

日本东京方面的参拜结束之后是安倍强调参拜亡灵只是表达哀悼崇敬,不是为了伤害中国和韩国,是对日本以后不会再打仗的保证。意思是他的目的绝不是要借神社中的被供奉者之“尸”还日本军国主义之魂。

中国北京方面参拜结束之后的节目是习近平在“中共中央举行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宣称“我们(就是)要坚持和运用好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发誓“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的原则,我们将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前进”。

笔者在本专栏本月中的《习主席说:“没有毛主席,哪来今天的我”》一文中已经断言:虽然“取消《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大型文艺晚会”的说法并未被中共任何一家官方媒体所证实,但估且此消息百分之百靠谱,也不过是一个孤立的事件,籍此得出“将毛泽东诞辰纪念的痕迹抹得一丝不留”结论的人士不日即会傻眼,因为即使习近平等人本月二十六日到毛堂里上香祭祖的活动不会被公开报道,当日的人民大会堂里肯定会有一场“隆重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一百二十周年座谈会”高调举行。届时,习近平不但肯定会亲率六常委及所有在京党政军大员“怀着无比景仰的心情”到场彰显隆重,而且习近平肯定也会以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也就是他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当年也同时具有的三重身份亲自发表“重要讲话”。讲话内容不管有多长,开场白肯定是如下套路:“同志们,朋友们: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集会,纪念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中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诞辰一百二十周年......”

现如今已经发生了的事实是,虽然在北京举行的为毛主席生日献歌的晚会不是取名《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但“以毛泽东诗词为主要创作题材”的《人民的毛泽东》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如期举行了,彭国母虽然未有亲自登台为毛主席献唱《祝您生日快乐》,但有与彭国母齐名的宋祖英领衔也足以体现出该纪念活动的政治层级之高了。

另外,似乎是为了彰显“中南海的红孩子”出身的习近平为伟大领袖一百二十周年的祝寿活动比二十年前和十年前的江泽民、胡锦涛分别主持的的毛泽东一百年、一百一十年冥诞纪念更加隆重,为了彰显他习近平比江泽民和胡锦涛更是加倍怀念毛泽东,为了彰显他习近平怀念毛泽东就是要理直气壮----以最实际的行动对党内党外一直聒噪不止的所谓“非毛化”也好、“去毛化”也好给以最明确、最坚决和最有力的回击,习近平还特别要把人大会堂集会之前的党政军全体政要鱼贯进入“党国神社”拜祭“圣象”、“圣体”的活动高调对外宣传。

众所周知,习近平因为上台伊始即向党内发出的不准用从邓小平到他本人的这三十年,也就是所谓改革开放的(后)三十年去否定毛泽东领导的中共执政史上的(前)三十年,被外界强烈质疑他“不象习仲勋的儿子,更象毛主席的孙子”。而如今习近平似乎是要利用这次给毛泽东做寿的机会对党内党外系统解释一下他的上述说法与三十二年前邓小平钦定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并不抵触,他习近平发出“两个三十年”的“英明论断”并不是意在把已经被邓小平等人彻底否定了的文化大革命重新肯定,所以特别在怀毛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里把上述《决议》里说过的毛泽东“晚年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严重错误”的党对毛泽东已经做出的“历史结论”大致重复了一遍。但是,话锋一转,他习近平在貌似“客观”地在邓小平之后又一次以党的名义为毛泽东承揽了“在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中走过(的)弯路”之后,又在邓小平为毛泽东诡辩“他的错误在于违反了他自己正确的东西”的基础上,进一步为毛泽东发动“文革”的“严重错误”归咎于“复杂的国内国际的社会历史原因”。他的这份长篇讲话中最值得玩味的内容应该是如下这一段:

“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

如果只孤立地理解这段内容,可能会觉得特公允、特客观,特“唯物史观”,但如果看明白了习近平的用意是要用这段内容去解释它的上一段,即为毛泽东总结执政过程中所“走过(的)弯路”和晚年特别是文革大革命中所犯的“严重错误”,就不难看出习近平为他的“伟大领袖”努力开脱犯“错”原因的用心之良苦。说来说去,话里话外,习近平所要表达的真实意思就是毛泽东所犯的错误是因为革命领袖的“认识和行动”受到了“时代和条件的限制”,不但是探索过程中难以避免的,更是后人不能指责的。所谓“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其实就是他习近平不能用从邓至今的(后)三十年否定毛时代的包括“文革”十年、大饥荒三年、镇反肃反加反右的若干年的(前)三十年的同语反复。

更荒唐的内容还有他习近平所谓“毛泽东同志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他不仅赢得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爱戴和敬仰,而且赢得了世界上一切向往进步的人们敬佩”的说法,从逻辑角度反推这句话,这整个世界上的七十亿人口里哪一个若是不和他习近平一样去“爱戴和敬仰”毛泽东,那他就是不“向往进步”,不向往进步自然就是向往反动、向往落后,向往回到人类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愚昧?

联想到连人民网的强国论坛等都已经在向习近平建言要用“毛诞”抵制乃至取代“圣诞”,联想到习近平已经答应一小批“中南海的红孩子”们“中央会慎重考虑”(将每年的十二月二十六日法定为“国假”)的“强烈呼吁”,口口声声“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不能因为他们伟大就把他们像神那样顶礼膜拜”的习近平实际上是正在完成一个“圣化”毛泽东的过程。自认为只要“圣化”了毛泽东,就能实现他“缔造”的这个政权永久“固化”在中国大陆上的目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