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的阶下囚,习近平的座上宾(高新)

2013-09-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毛远新在毛泽东遗体前(资料图片)
毛远新在毛泽东遗体前(资料图片)

紧跟中国大陆为封杀言论自由实行全面网络管控的新形势,本专栏里围绕“恶攻罪”的讨论文章已经连续数篇。在中国大陆,上了点岁数的人只要还对当年的“恶攻罪”心有余悸,就不会不知道曾经被中共政权大力宣传其英勇事迹的张志新烈士曾经的悲惨遭遇,而曾经亲自下令对已经在狱中饱受折磨的张志新立即执行死刑并在押赴刑场之前对其先行施以割喉酷刑的毛泽东侄子,当时最高职务为“毛泽东联络员”的毛远新则因此而成为千夫所指、众矢之的。日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句老话也曾经在毛远新身上得到应验,他在秦城监狱里曾经的日子过得比如今的薄熙来、王立军以及薄谷开来等要苦得多得多,因为当时实际掌握中共最高领导权的邓小平加上叶剑英、陈云等人都象憎恶江青一样憎恶毛远新,特别是邓小平对被毛泽东和江青视为己出的毛远新更是恨得牙根痒,所以毛远新入狱之后很长时间里都没人看,当然也是没人愿意安排他享有与江青和王洪文等人相类似的优越生活和医疗待遇。

毛远新本是在一九七六年“粉碎‘四人帮’”的过程中与江青等人同时被捕下狱的。日后有关于对汪东兴等人的吹捧文章中详细记载了如何对付毛远新的决策经过,是汪东兴亲自宣布毛远新与江青“一样坏”,比江青和王洪文等人“更危险”,所以一定要立即逮捕。

接下来,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和姚文远及手下众多政治打手均已经被宣布判刑两、三年之后,毛远新的具体罪行仍然不能被专案组坐实,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因此等得不再耐烦,亲自指示对毛远新的司法处理不能一拖再拖,一定要从重从快。时任总政治部主任余秋里接旨之后立刻给隶属总政领导的解放军军事法院下达“政治任务”,要求限期完成对毛远新案的处理。于是,毛远新于一九八六年被军事法庭以数罪并罚判处十七年有期徒刑,刑期从一九七六年十月被抓捕的时间算起。比较搞笑的是,当时的毛远新虽然是被军事法院出面判刑的,但军队方面却没人提醒要同时对毛远新宣布施以开除军籍的处理,以至毛远新刑满出狱之后仍然还有理有据地给总政治部写信,要求军队方面出面对他按“转业干部”的相关政策处理。此乃后话。

日后有内部传出的消息说,关于如何对毛远新定罪处理的讨论过程中,当时的最高法院内部有意见认为审判“四人帮”的特别法庭已经完成了任务,当时在特别法庭的工作过程中没有把毛远新也列入被审判者之一,日后当然不能专门再为毛远新单独成立一个“特别法庭”。而如果把毛远新当成一个普通的刑事犯罪分子来审判,就不应该由最高院出面。听取了最高法院方面对此感觉“棘手”的情况汇报之后,邓小平才指示由军事法院出面“问题就简易化了”。

被正式判刑之后,毛远新仍然被继续留在秦城监狱服刑,虽然毛泽东临死之前曾一度指示在自己身后要把毛远新安排为政治局常委之首,但毕竟直到毛泽东去世那一天他毛远新的“毛主席联络员”职务都有正式文件决定为党内职务规格中的哪一级哪一档,所以毛远新入狱之后的伙食待遇、医疗待遇等都比江青和王洪文等人相差好几个档次。以至于在狱中因为严重关节炎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落下终生腿部残疾。

一九八九年春天安门发生学潮的同时,一向对毛家后代都持较为同情态度的杨尚昆未经请示邓小平,说服赵紫阳和胡启立、乔石三人签字同意,安排给确实病得比较严重的毛远新以“保外就医”的待遇,从那以后毛远新就再没有回过秦城监狱。当时的杨尚昆还亲自指示由中央办公厅出面协调医疗单位,并由中央办公厅为毛远新实报实销医疗开支。不过,杨尚昆对毛远新的法外开恩也只能局限于此,毛远新确实是在一九九三年,也就是他一九七六年十月被抓捕开始算起的十七年之后才被狱方宣布“刑满释放”的。

当初毛远新被邓小平施以“重手”之后,中共内部有议论说这都是因为邓小平的长子在毛泽东和江青发动的“文革”中落下终身严重残疾,所以邓小平才把这股子怨气发在了毛泽东和江青均视如己出的毛远新身上。但事实上虽然邓小平也确实在对待江青和毛泽东所生的女儿李讷讨要毛泽东稿费的过程中的绝情一度令杨尚昆都私下里感慨“明摆着是个人报复”,但他邓小平对毛远新的憎恶甚至是痛恨,更多、更直接的还是出自政治层面,或者说是“出以公心”。

由张玉凤和汪东兴等当事人提供的第一手历史回顾史实中的相关内容中表现出,一九七六年在令邓小平二次下台的整个决策过程中,身为毛主席联络员甚至可以代毛泽东召集核心领导层会议的毛远新所起到的坏作用比江青更坏、更直接。

毛远新是一九七五年初以辽宁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身份亲自下令对“现行反革命”张志新“干脆杀了算了”之后就被毛泽东调进北京担任自己“政治联络员”的。相关史料记载,此时正是实际主持中央工作的邓小平开始进行“全面整顿”时期,当江青等人向毛泽东表示了对邓小平所作所为之担忧之后,毛泽东追问毛远新社会上是否在谈论“文化大革命”,毛远新在毛泽东耳边吹枕边风说:“我很注意小平同志的讲话,我感到一个问题,他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很少批判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从那以后毛泽东便开始越来越后悔对邓小平的重新启用。接下来,批评邓小平、要求邓小平检讨的几次会议都是毛远新主持的,毛泽东一次比一次严厉的从“批评帮助”到彻底否定邓小平的“最高指示”也都是毛远新传达的。而正是在与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进行坚决斗争的过程中令毛泽东感觉到了毛远新的“政治成熟”。

据张玉风交待:邓小平二次下台之后,毛泽东在一次召见毛远新、华国锋、江青、汪东兴和她本人(张玉凤)时,提出自己身后的政治局常委班子名单,依序是: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及张玉凤。 在落实了确有这份名单之后,邓小平在自己最后一次与华国锋当面谈话对他进行严厉指责之后还是未忘感慨一句“你说到底还是立了大功的,如果不是及时粉碎了‘四人帮’的反党篡权阴谋,你我现在的位置都会坐在毛远新的屁股底下”。

如今,这段共产党内部的残酷政治斗争史已经翻过去三十多年了,当时以“胜利者”的面目志得意满的邓小平直到去世也绝不会料想到手下败将毛远新居然也能咸鱼翻生,不但在全国各地四处巡幸接受党内左派和毛粉们的顶礼膜拜,甚至还被共产党的现任最高领导人私下里奉为座上宾。笔者过去已有文章年披露了习近平在主政上海期间私下接见了毛远新并亲自叮嘱有关方面为这位“烈属”落实政策,这里不再重复。需要强调的是,当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与当年被他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寄予厚望的毛远新确有很多相同或相似的地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