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首之父冥寿循规不蹈矩(高新)

2013-10-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习仲勋与习近平旧照(网络资料)
图片:习仲勋与习近平旧照(网络资料)

连日来,中共元首显考的百岁冥寿遭至境内外好事者们的诸多质疑,质疑之一是“父依子贵”,生前最高政治位阶仅仅是副国级,百年冥寿的奉祀排场居然相当数位党的前正国级领导人----比如由国家邮政出面发行纪念邮票等;质疑之二是奉祀大典当日居然下令将党国“高祖庙”关闭一天;质疑之三是纪念座谈会居然被开成了红二代大聚会,以凸显共产政权的香火依盛,世代相传。

其实从“排场”的角度分析,此奉祀大典----也就是在人民大会堂里举行的纪念座谈会的形式和规模还是很有些节制的,元首本人虽然端坐会场主席台正中,被纪念者的遗孀也只能和张德江一样居其侧,但却是被新华社通稿被特别强调是以亲属身份出席,元首之外的在任政治局常委也只有张德江一人出席。

我们不妨假设一下中共当今元首不是习近平而是薄熙来,那么赶上如今习仲勋的百岁生日纪念,政治局常委会内可或许还会安排两个常委出席,一个是兼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那位,另一位则是实际扮演副总书记角色、在政治局常委会内统领书记处和分管党务工作的那位,原因是习仲勋生前最后一项职务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常务副委员长,而此前则担任过政治局委员和处书记,而且还是主持日常工作的常务书记。

再从规格角度讲,无疑是因为儿子已经荣任党国元首的原因,习仲勋的百年冥寿与其他所有已经陆续纪念过百岁生日的前副国级领导人们相比,最特殊的就是国家邮政专门他发行了纪念邮票。自江泽民担任总书记至今,邓小平时代的所谓“八老”都已经被陆续纪念过百岁生日了,他们中间无论是陈云还是薄一波,无论是杨尚昆还是宋任穷,再还有李先念、彭真、邓颖超等等,均被发行过纪念邮票,例外的只有王震。王震生前的最高职务是国家副主席,和日后接替他这一职务的荣毅仁一样,在当时的中共内部都是被宣布为享受正国级待遇的。写作此文时在网上读到一篇分析文章,说是王震的百岁冥寿没有被发行纪念邮票,是因为他与李先念、杨尚昆等相比,生前担任的职务只是副职。此分析显然没有说服力,因为无论是薄一波还是宋任穷,生前担任的最高职务都是陈云手下的中顾委副主任,但他们都在百岁生日那天被发行了纪念邮票。

不过,此前即使生前都被内部规定为享受正国级待遇者,虽然都被发行了百岁纪念邮票,但在百岁冥寿日的纪念会形式上还是有“大会”和“座谈会”的区别,出席者、主持者和讲话人也有数量和质量上的不同。比如薄熙来还在重庆风光时即已经举行过了的纪念薄一波百年诞辰“座谈会”,出席者中只有一位政治局常委。而生前党内职务仅仅是政治局委员的杨尚昆的百年诞辰虽然仍以座谈会形式进行,但是与会常委有三人,时任国家主席、总书记胡锦涛,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均出席会议,会议由时任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主持。这种纪念规模是因杨尚昆生前曾担任过国家主席职务,另外他又是与会的温家宝和曾庆红在中办主任职务上的资深老主任。至于邓小平和陈云,他们两人的百岁冥寿则都是以“大会”的形式进行,当时那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及党政军群五大机构的全部领导人云集人大会堂。

有海外华文媒体阿谀说:中共原领导人习仲勋的百年冥寿,因其子习近平的特殊身份而备受关注。由于这是首次在任总书记祭奠父亲,父与子都身份特殊,如何处理会给人联想空间。从当天座谈会看,习近平未如外界看法回避出席,而是以亲属身份参加,会上不作发言。如此处理,既凸显“领袖也是普通人”的亲情、孝道,又表明革命接班人身份,也规避了官方色彩可能带来的争议,确有清新之处。

外界还有报道说:据了解,由于事涉敏感,习近平亲自指示中宣部门,要严格按照父亲习仲勋生前的级别(副总理、人大副委员长)规格进行报道,不上电视报章头条、不出他的个人照片。

笔者查对了人民日报,习仲勋百年奉祀大典的新闻通稿不但未被做成通栏标题,而且只被排列为头版三条,照片的处理也不甚突出。但无论如何也还得承认,因为也有了纪念邮票的发行,习仲勋百岁冥寿的奉祀规格事实上是略低于曾经担任过一把手职务的党国去世元老,但绝对是高于任何一位前副国级领导人,比如我们上篇文章中例举过的耿飚。

中国内地网站上有网友文章认为生前曾经与胡耀邦一同被邓小平和陈云打压的习仲勋如今在百岁冥寿的规格上所享受的政治拔高也有给两年之后的胡耀邦百岁寿辰做政治和舆论铺垫的用意,虽说这种分析实在是过于牵强,但也从侧面说明了无论中共党内党外仍然还存在着对习近平会还胡耀邦一个政治公道的期待----虽然人们已经对习近平从胡锦涛手上接过元首玉玺之后的一次又一次的自毁形象大失所望。

至于好事者们对习近平老父的百岁冥寿纪念会上出现红二代济济一堂场面的质疑,也是过于阴谋论了。有香港媒体报道说,是次习仲勋百年诞辰座谈会想要参加的人数甚多。不过,纵然是来自红色家族的后代,也只能一个家族一张票。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女士认为红二代齐聚习仲勋的纪念会并不说明习近平能够凝聚红二代,事实上习近平的政权基础红二代里产生很大的分裂。纪念会上他习近平“当然邀请了(红二代们),大家碍着面子也不好不来,这不说明就完全支持他的路线。”

红二代们并不完全支持他习近平的路线的说法当然是有道理的,但高瑜女士实在是太高估了那些”红二代“们的“气节”和“情操”了。从逻辑上判断,在习近平代表红二代们“接过革命的班”之后,仅仅从赖红色政权以生存之需要的角度,红三代乃至红三代们绝对都是要捧场而不是拆台,更何况无论是毛家后代还是邓氏传人,也都脱不了媚上和攀贵之俗。

网上有一份被习近平邀请出席的“部份捧场红二代名单”,包括了毛泽东女儿李敏、周恩来侄女周秉德、刘少奇儿子刘源、邓小平女儿邓楠和陈云长子陈元等,朱德的后代没有名列其中。

众所周知,在习近平为自己老父做百年冥寿的当天被下令关闭的毛堂里如今供奉的已经不是毛高祖一人,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以及邓小平和陈云的牌位也被陆续供奉其中。如今朱德的后人是根本没有获得习近平的邀请还是习近平邀请了却被婉拒还是事实上朱家也确有代表出席到场只是没有被外界好事者从央视的报道视频中认出笔者无从确定,有感而发的是如上六位中也恰恰是只有朱德一个在当年整肃习仲勋的过程始终没有一点责任。

当年与习仲勋互为正副的陕北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之一高岗作为刘少奇和周恩来的政治对手被毛泽东利用而后又出卖的那段历史在中国大陆早已经不是秘密,这才导致了高岗被逼自杀之后习仲勋只会被毛泽东、周恩来以及刘少奇认为是可以使用但不能重用。早前已经有中共党内人士透露过中共八大召开时只有朱德在党内会议上提到过安排习仲勋进入中央书记处的动议,但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以及陈云和邓小平均不同意。至于当年残酷整肃习仲勋的责任被归咎于康生一人的官方说法,即使是在中共党内的被相信比率肯定比习近平的“革命理想高于天”的被相信比率还要低。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