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谈判中的“结构性改革”:到底要改什么?

2019-02-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中国旗。(AP)
美中国旗。(AP)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巩胜利先生,中国经济评论家

 

一、        中国经济结构需要改变的八点

(1)美国公司被迫向中国转让技术的做法;

(2)需要加强在中国境内知识产权保护和执行;

(3)美国公司在中国所面临的大量关税和非关税壁垒;

(4)中国对美国商业财产进行的网络盗窃所造成的伤害;

(5)扭曲市场的力量,包括补贴和国有企业;

(6)取消限制美国向中国销售制造业、服务业和农业产品的市场壁垒和关税;

(7)货币在美中贸易关系中所起的作用;

(8)减少美国对中国的数额巨大且不断增长的贸易逆差 (中国购买美国产品)。

 

二、 非市场经济国家中国的经济结构

中共在中国经济结构中的地位和作用

举国体系——中共对所有企业(国有、民营)的支配性作用——“党国垄断资本主义”

关于国进民退

中共党组织在所有企业中的结构性存在

中共党务系统的财政开支

中国土地的国有化和集体化

2017年10月美国商务部发布《关于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备忘》文件指出:美国商务部认定“中国是一个非市场经济国家,因为中国并未充分践行市场原则以允许商务部在反倾销调查使用中国的价格和成本。美国商务部的结论是基于国家在经济中扮演的角色以及该角色与市场和私营部门的关系,对中国经济造成根本性的扭曲”——“中国经济的框架核心是由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确立的,二者通过对重点经济主体的政府所有和控制以及政府指令等方法,实现对市场资源配置的直接或间接的控制——党组织产权、资本、金钱等长期非“阳光化”。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根本目标是维护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在该体制下指导和引导经济主体实现国家规划的目标”。

 

三、 关于两种贸易壁垒

关税壁垒:有望取得北京的某种程度让步

非关税壁垒:让步極其困难

中国在市场准入方面的众多行政限制:电子商务、金融、文化市场、媒体、石油……

(同时需注意, 美国方面早已指出,隔绝中外信息流通的防火长城也是一种非关税壁垒)

 

四、 川普政府要更改香港自由港的“特殊贸易地位”

香港贸易地位的危机

据2018年12月6日彭博社 《香港商界担心川普将开启终结香港特殊贸易地位的大门》报道:由于“随着香港政府日益靠近中央政府,川普会开启结束针对香港的优惠贸易政策的大门,将这座金融中心与‘其它中国城市’等同对待”。

担忧情绪起因于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上月做出的一项建议。因涉及一些敏感美国技术进口,该委员会建议美国国会重新评估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该委员会称,中国政府的声明和立法行动“继续违背中国维护香港自治的承诺”。

香港保持自治,对美国具有重大利益。對港人、對中國人也有重要利益。大约有85000名美国公民居住在香港,还有1400家美国公司在香港为中国开展业务。他们以法治,资本自由流动,司法独立,信息取得以及保护个人和新闻自由等因素而珍视香港。显然,川普政府对香港改变在香港上市公司设立“共产党组织”改变特别看重對香港的自治地位特別看重……


五、 USMCA《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协定》、EPA、《日本-欧盟经济伙伴协定》、CPTPP《日本领衔11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对美中贸易谈判的影响

2019年全球上路的新三USMCA、EPA、CPTPP11自由贸易区,覆盖全球GDP总量超过80%,覆盖全球人口超过16亿财富阶层,也是占全球高科技超过90%、服务贸易超过总量90%、金融货币占全球市场份额超过95%以上总量的最最发达人口、地区,势必削弱中国在美中谈判中的地位。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