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政审:历史幽灵及其当代浮现

2018-11-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旅美中国作家遇罗文,原《中学文革报》编辑

 

一、高考政审: 似曾相识燕归来

近日,《重庆日报》报导称,政审材料是参加高考录取的必备材料,是高考录取时的重要依据,政审不合格者不能参加普通高校的录取。政审不合格事项包括: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道德品质恶劣,有违法犯罪行为等。该材料主要由考生所在的学校或单位提供。

与此同时,福建教育考试院9日公告,日后要对高考考生进行「思想政治品德考核」,对考生的政治态度和道德品德作出全面鉴定。公告还明订,「有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言行或参加邪教组织,情节严重的」,不得参加高考。

重庆福建敢为先并不意味着这是地方的行为,而应该是中央统一部署。

这次政审毛时代血统论的再现。虽然字面上说的是学生的政治表现,但是作为高中生来说,怎么可能有能力和精力去参加所谓的“邪教组织”和上访维权?当然这些行为都是学生家长干的,他们的孩子因此就受到了株连。

四十年来亦不曾听闻的“高考政审”突然现身,像一个历史幽灵降临大地,唤醒了人们的恐怖回忆,引发国内外舆论大哗。


二、还原历史:出身歧视肆虐的毛氏中国

在中国大陆,自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八年三十年间,共产党实行着一种堂而皇之公然宣告的等级贱民制度——成分论:国家政权以阶级出身对国民进行等级式划类。这一划分及其造成的社会氛围,从50年代至60年代逐步强化,至文化大革命初期达到顶点,由半遮半掩的档案内部划类,走向赤裸裸的「红五类(工人、贫下中农、革命干部、革命军人、革命烈士)、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份子)、和麻五类」等公开的侮辱性分类。

这种名为政审的出身歧视,最典型、影响面最大时间最长的就是高考政审。

很多出身不红的考生,档案里早就有了一纸『不宜录取』的判决条。考试只是走过场而已。

文革前毛时代高考政审是血统论的体现。在中国报考大学素有“先看政审结论,后看考试分数”的做法,那些出身地主富农家庭或家庭成员有“右派分子”的子女,都会面临同等命运。(而在文革中,中国大学实行“推荐制”招生,“家庭成分”几乎成为中国大学录取的唯一指标。

虽然字面上说的是学生的政治表现,但是作为高中生来说,怎么可能有能力和精力去参加所谓的“邪教组织”和上访维权?当然这些行为都是学生家长干的,他们的孩子因此就受到了株连。

文革初期,这种「血统论」发展到了顶峰: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在那30年里,「出身」,像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人们头上,像一块烧红的烙铁,烫在人们心上,阴霾、流血永无止期。中国人,无论长幼,都在阶级路线的名义下被分成了三、六、九等。而那些先天的「贱民」,从识字开始,就对填写各种与出身有关的表格,有一种天生的抗拒与恐惧。在一生中,他们遭遇了无数障碍:参军、招工、「提干」、求偶,特别是所谓“高考进大学”的过程中……一代又一代,像一群吃草的动物,天性驯良、柔弱,离群索居。在众人面前,他们总是保守沉默,不愿谈说自己的亲人,甚至回避自己。等到文化大革命起来,就又多出了一个称谓:「狗崽子」。他们的一生无所期待:没有受高等教育的权利,没有爱与被爱的权利,没有写作发表的权利,没有发展自己兴趣和施展自己才能的权利,……只有绝望,只有看不到头的黑暗的隧道,漫长无尽。正义、平等、自由、良知、爱情,事业,幸福,对他们而言,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三、恐怖中的人权呐喊:遇罗克的《出身论》

在这种恐怖和高压的氛围下,一个名叫遇罗克的青年(遇罗文先生的兄长),站了起来,战胜恐惧,出了长篇文章《出身论》。发表在《中学文革报》上,获得长期受压的「贱民」们深深共鸣与支持,一纸风行,产生了某种雪球效应,激发出了被压在社会底层的「贱民」们的权利意识。

遇罗克在《出身论》中,凛然指出:「在表现面前,所有的青年都是平等的。」“任何通过个人努力所达不到的权利,我们一概不承认。」在他的另一文章《谈鸿沟》中,他更是明确宣称「无论甚么出身的青年,都应该享受平等的政治待遇。」虽然在其文章中,他所使用的术语还难免带有时代烙印和马克思主义痕迹,但其文的核心宗旨,清晰明确,是呼唤平等与尊严,是吁求基本的人权。
是遇罗克,在文革混乱之际,终于,把那些人多年来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当他在《中学文革报》上点燃野火时,其气势,逆风千里;顷刻间,朝野震动。人们排著长队购买它,如饥如渴阅读它,读者来信从全国各地像雪片一样飞去,以致邮递员不堪重负,要他的伙伴蹬著三轮车到邮局自己领取邮袋;袋里的来信,每天都有几千封。他抨击的目标是明确的,那就是中国式的「新的种姓制度」,中国式的「贱民划分」。

遇罗克为撰写《出身论》于1968年1月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处死刑,1970年3月5日被枪决。年仅27岁。他是为千千万万「贱民」殉道而死的,是为中国大地上的人权殉道而死的。
…………………….
直到1977年8月,邓小平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决定恢复高考,并对高考实行政审的做法连说了三个“繁琐”,为高考政审制度松绑,此举得到了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支持,为邓本人赢得了各种光环。迄今已有四十年了。


四、何以红色幽灵重返中国?

这些年来,中共暗中仍然有出身歧视。改革开放以后中共当局这么干已经不止一次了。如徐文立的女儿、遇罗文儿子在高考的时候都遇到了要填写父母的政治表现问题,听说几年前维权人士的孩子也在高考时遇到了刁难现象。与这次不同的是:前几次比较隐晦,这次是大张旗鼓地宣传;以前由于信息不够发达,局外人知道的不多。

这次拜互联网之福,出身歧视。当前更是由于当局内外交困群体事件愈演愈烈,在黔驴技穷的情况下,拿出了血统论这个毫无人性的“法宝”,来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同时也说明了中共当局真是走到穷途末路了。

重启高考政审,表现了源于中共的内外交困的恐惧,折射了其深知其所面临的已然是随时倒塌的危局。没有人否认,一方面,在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共经济的脆弱性暴露无遗,股市、房市惨淡,制造业下滑,人民币持续贬值,消费降级,外资进一步加速撤离,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厉害的国”的新衣被扎得千疮百孔。另一方面,国内各种恶性事件,如毒疫苗、P2P爆雷、新疆劳改营、退伍军人维权等层出不穷,导致民怨沸腾,在多重压力下,中共政权摇摇欲坠。

可能对外趋软,但对内更硬。

对内,日益乞灵于毛泽东式的统治手法。北京当局对内为了维稳,对民企、高校、民众等加强了控制,舆论钳制更是达到了新的高度,近万家自媒体被关闭,任何“过格”言论都要被警告。

一边对外高呼自己将会“更加开放”,一边对内加紧推行“政治审查”。北京的统治将明显呈现内政与外交分裂的两张皮形态。


五、能行得通否?寿命几何?

评论 (1)
Share

拒绝以往梁馨

北京

文革前招生分四类【一】保密专业{革干子女和贫下中农里学生干部}【二】准予录取一般专业{非地富反坏右黑五类子女},社会关系无五类人且拥护党政府者
【三】降格录取{虽然出身非黑五类,但是社会关系有五类人。【四】建议不予录取{地富反坏右黑五类子女;对人民公社大跃进等有不满言论或通信日记被查出不满者。有海外关系者{包括香港,台湾}。

2019-06-10 10:26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