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呲必中国”风波

2014-12-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辽宁省委机关报《辽宁日报》日前刊发《致高校哲学社会科学老师的一封公开信》,题目是“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批评一些教师在课堂上经常说中国的坏话、经常用中国做负面例子,抹黑中国。(辽宁日报)
辽宁省委机关报《辽宁日报》日前刊发《致高校哲学社会科学老师的一封公开信》,题目是“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批评一些教师在课堂上经常说中国的坏话、经常用中国做负面例子,抹黑中国。(辽宁日报)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张博树博士,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


一、风波的缘起

不久前,辽宁日报“编者的话”专门介绍了这一风波的缘起:“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里一些大学生微友发来的话,他们反映:部分高校教师,尤其是经济、法律、社会学、行政管理等与哲学文史等社科领域的老师,在授课过程中,每当结合现实问题,常常会表达出一些消极负面的情绪,谈到好的,都是外国的,不好的,都是中国的,中国成了负面典型的案例库。还有的老师,把个人生活的不如意和牢骚也带到了课堂上,这些都让同学们感觉到心情很灰暗。 ”

“为了掌握全面准确的第一手素材,把策划做得更扎实、更客观”,辽宁日报自陈花费了许多功夫:“在策划推出之前,我们在省内外几大高校中进行了为期两个多月的调查,在各个学科老师和学生中间召开了7场座谈会;并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在沈阳、北京、上海、武汉、广州5个高校比较集中的城市听了将近100堂大学专业课。”

调查结果令省委党报大惊失色,高校课堂在他们看来几近失控:“‘呲必中国’的现象也一定程度存在,有的还很过分,必须引起教育界的警觉和重视。“

二、“ 围剿与反围剿“

“呲必中国”这一词汇,上周四从辽宁日报出炉後,咬牙切齿的声讨,现身说法的辩驳,护犊心切的焦虑,冷眼旁观的奚落,交织成一幅凶险莫测的图景。

围剿:

1)统一课堂口径

何为“呲必”?并无解释,只能从字面上去揣测,但有具体事实披露,“整理近13万字的听课笔记,大致概括出‘大学课堂上的中国’三类问题”:“第一是缺乏理论认同…第二是缺乏政治认同…第三是缺乏情感认同”。

这份省委机关报开始向高校教师们建言,“在你们编写案例的时候,请善待身处其中的中国。可以端出中国的问题,但端出来要讲清楚、讲明白,讲过了要作客观理性的评价,评价之後要回到原点,探讨解决问题的办法。别把中国当做靶子,随便拍打,随意责骂,谁都不是置身事外的旁观者,都能感受到其中的痛…在你们发表看法的时候,请注意语气和分寸。敢讲不是个性,会讲才是本事。说一些激愤的话可能会让学生一时兴奋,但真正能让学生一生记取的,能够赢得尊重的,还是深刻的洞察和独到的见解,是经岁月检验後沉淀下来的思想和智慧…在你们比较中外的时候,请多一份历史的眼光。短短几年的留学,所见所闻可能是浅层次的,常挂嘴头的未必是‘真经’。即便是西方制度的优越之处,也不能简单复制。我们从根本上都是文化层面上的中国人,了解自己的传统,了解自己的历史,才能找到最无悔的道路。”

2)新反右运动箭在弦上

开始为思想箝制、告密文化做舆论做准备

反围剿:

1)抵制特务手法、特务学生威胁大学学术自由

教授们奋起发声。

抗击“新反右”

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张鸣:“世界新闻史上,有过记者对大学教师上课进行过暗访的吗?偷偷记录,偷偷录音录像?辽宁日报不是在劝告教师,教训教师该怎样上课,而是在收集罪证,最终治这些教师的罪…这不是正常的采访报道,而是文化特务和间谍之行。这样做,把教师当敌人也就罢了,置当地的信息员和大学的党委于何地?…一直有人警告说要有新的反右斗争,开始还不信,看到辽宁日报给高校教师的公开信,信了。这回,要抓多少右派呢?”

何谓祖国?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一个地方党委对全国高校教师发号司令,不觉得奇怪吗?…抹黑祖国?祖国多大了?你哭天抹泪地口口声声声讨万恶的旧社会,旧社会那一段的中国算祖国吗?…辽宁日报编辑部稍微有点脑子就不会写这种东西,一个不黑的东西是别人可以抹黑的吗?…如果说讲阴暗面讲问题就是抹黑,壮士断腕,刮骨疗毒这两句怎么说?还有比这个说得更重的吗?”

焦点:学术自由

2)官方与民间的激烈交锋

披露不是来的太凶猛,而是出现的太晚了,新晋的兰州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林治波要带头鼓掌:“辽宁日报做得对!这些年来,在和平演变背景下,许多教师公知化,唯美国马首是瞻,把自己祖国说得一无是处、一团漆黑,严重误导学生。有人诡辩说,批评是爱国的表现,问题是他们的所为不是善意批评,而是恶意抹黑。这是两码事。”

被点名的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在微博上其实早已不再活跃,这一次他也只是淡淡说了几句。

“中国的路,肯定不会笔直,但用西方的刻度来丈量,是行不通的。大学老师,当然懂得这道理,应把这道理传授给学生”,针对辽宁日报这一呼吁,贺教授来了一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辽报’诸公真可笑!马克思主义不是西方刻度?居然把知识人应有的批判精神说成是抹黑中国,实在太抹黑中国媒体!”素来与贺卫方理念不同的@张鹤慈,也罕见地忍不住附和赞同,“这次支持贺卫方的观点”:“党校可禁止党不喜欢的言论;其它大学对老师的要求只能是法律,而不能是党章党纪。老师讲话如违法可法律解决,如不违法不该随意干预。别再迷恋舆论一律的万马齐喑。只能赞扬不能批评是太无自信。”

自家报纸都办得没人看的某些编辑,居然穿墙越界,告诉我们该如何教书,天下可笑事莫此为甚!”

倒退无出路

时空错乱的穿越之感,,最牛逼最有想象力的导演和最牛逼的理论物理学家,花费1.6亿美元的星际在黑洞五维空间也只探索了时间向前或平行发展的能力,也未能解决时间回穿的可能——而俺们用一元思维二逼版面就解决了人类高科技超现实难题,轻松创造出吞噬时空的思想黑洞!”

文革阴影重现

“现在的中国大陆,仿佛有点像1964、1965年的景象,文革前夕的山雨欲来风满楼。”

清华大学教授尹鸿感慨,“这节奏,山雨欲来啊”:“怎么想起毛当年的我的一张大字报。@谢文也在叹息,“历史总在重复”:“56年党内整风,被转化为反右,整知识分子。文革伊始,动因是毛整刘,被转化为红卫兵打老师,整知识分子。改革开放初期,搞政治改革,被转化为批自由化,整知识分子。现在反贪官,也许要被转化为反西化,再整知识分子。”“或许《辽宁日报》就是当年的《文汇报》?”

《辽宁日报》当年发表了张铁生的信。张铁生以‘白卷英雄’一称家喻户晓,江青、王洪文、张春桥等‘用这块石头打人’。41年後,《辽宁日报》又重操旧业了!”

再说,大学里骂党国最凶的是什么人?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在西部高校里就是那些有背景的老师,知道的黑幕多,胆子大又没人管。别说党报,中萱部也拿这些人没治…我见过的例子多得很。西北民大一教授经常在课上大骂老毛是恶魔。人家老爹当过省军区副司令,哪个敢管?我听过好几次他的课,每次都骂,还说档从来不干人事。西北师大有一女老师说解放军比皇军混蛋,我在课堂上亲耳听到。她公公当过省长,根本不念组织的好。”

新闻专业主义迎头痛击

在接受财新网记者采访时,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字斟句酌,但在最後也还是有点睛之句,“这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大帽子’不能轻易扣到别人身上”。云南大学新闻系教授郭建斌在博文中,对调查抽样是否公正客观满腹疑虑:“选择这5座城市的20多所高校以及相关课程的依据是什么?从抽样的角度来说,这应该不是一个随机样本。如果不是一个随机样本,那仅仅只能说你们所看到的现象仅仅是这20多所高校的情况,它并不能代表全国…是不是在你们看来,大学的课堂就是‘黑窝’?如果你们已经有了这样的预设,你们可能的结论,即便不做如此巨大规模的调查,也可想而知,所谓调查,都是吓唬人的。”

流传网络间的《一名普通高校教师的回应》,更是于细微处见真章,将辽宁日报逼入死胡同:“贵报先是称此次策划‘进行了为期两个多月的调查’,又说作为本次策划缘起的大学生留言是《辽宁日报》的官方微信後台在10月21日以後才收到的,那么很显然,从策划缘起到11月14日公开信正式发表这期间满打满算也不足一个月,所谓的‘进行了为期两个多月的调查’又从何谈起呢?这里的自相矛盾是低级失误所致还是故意为之?”

“辽宁日报作为一个省级党报,派记者‘深入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沈阳5座城市的20多所高校’,异地监督,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听了近百堂专业课,形成13万字‘暗访笔记’,将在报上连续报道,向高校教师发出强烈的政治指控。”

@复旦邓建国身为教师,对暗访更有直言不讳的厌恶:“走进我的课堂‘暗听’,我很不喜欢,但还能忍受; 走进我的课堂‘暗访’,我非常讨厌,也绝不能忍受,更何况这种暗访是为搜罗证据,欲加之罪。即使是刑事诉讼,该证据获得程序不当,因此不得采信; 更何况教师在传播思想,无论反对与支持,有理有据便无罪可言。教室是思想传播的城堡,教师是城堡的国王。”

连新闻系学生也错步上前,公然出阵叫板辽宁日报,“我们来聊聊贵刊违背了哪些新闻伦理”:“一、违反了新闻的真实性原则…没有确切姓名的采访来源,记者的观察采访,只代表了记者的想法…二、违反了新闻的客观性原则…既然采访了学生,那么为什么不采访老师呢?…三、作为省级党报,偏离了党关于创新宣传思想工作的要求。”

“这篇文章写的太牛逼了,虽然结构有几处凌乱,但依然堪称大手笔”,这是@杨樾杨樾对《新闻系学生致辽宁日报的一封公开信》一文的评价,不过据实而言,该学生撰文虽可见勇气,但行文确是漏洞百出,杂陈其间的诸多错误,被不爽辽宁日报者有意或无意忽略了,一同陶醉在“连大学生都看不下去了”的胜利快感中。

三、这次辽宁日报出击中国高校知识界的背景

几种可能(在总体再意识形态化背景下):

1)最高层授意
2)中宣部安排试水
3)地方党委揣测商议,主动出击邀功
…………
“党獒怒了,狺狺相向”,这是@无量头颅无量血对此景的描述:“主子的禁脔居然被抹黑,明明就是小鲜肉,区区教书匠,竟敢不赞美…大学生傻逼化还不彻底,喉舌加油,再添一把柴。驻扎了党委还不够,课堂密探太少,教育界也不安全。淫媒的功用就是统一思想,大麻组合一高兴,赏个宣传部长,完美。”

“小鲜肉”是谁?周小平是也。

孙立平教授信手捏来的“臭带鱼效应”一词,赢得同道者的满堂喝彩:“一条臭带鱼卖了个好价钱,无数的带鱼就想努力将自己弄成臭带鱼。”

四、今日大学与当年反右、文革的相似处与相异处

主流教员队伍的基本思想状况
党的饭碗不如当年那样铁了
基本的党委领导党化教育仍在
………
五、前瞻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