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毕福剑事件看当下中国民风

2015-05-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毕福剑(百度百科)
毕福剑(百度百科)
  

一丶毕福剑事件

背景

毕福剑其人

二丶从中国民间的当下风气看

新犬儒主义

当今世界上不同社会和国民文化中的犬儒主义可以分为两大类:公开的犬儒主义和戴面具的犬儒主义。它们的基本区别在于,当一个人因为犬儒主义而不相信统治意识形态丶制度丶权威丶信仰体系以及由权力或习俗规定和主导的法律或价值规范时,尤其是怀疑和鄙视政府丶政治权力和政治人物的时侯,公开的犬儒主义会在公共言论和行为中表示出来,而戴面具的犬儒主义则经常不会,不仅不会表示不相信,而且还会假装成相信的样子。

三丶从社会信任度的瓦解看

告密文化的泛滥:(《人民日报》4月9日竟然发表了题为"不告密丶不揭发是道德底线":

"不告密丶不揭发,与其说是一种可贵品质,不如说是一条道德底线。告密成风的社会,是人人自危的社会,告密使人与人之间失去基本信任,甚至相互侵害,冲击人们的价值判断,毁掉社会的道德基础。)

四丶人格分裂与社会极化

正常社会公私两域的划分 与完全假面社会的撕裂性双重人格的区别

五丶从政治气氛的变迁看

毛派应势而起

私人言论能发展成公共事件,显然是刻意操纵的结果。说白了,这其实是毛派借题发挥的一次主动进攻。而且这不是孤立事件。以今年论,清明当天北京即有福田扫墓冲突。前往福田给江青扫墓的毛派,跟监控扫墓的警察从口角发展到互殴,以致多人被抓。但毛派不肯示弱,直到4月13日,祭拜江青的人仍络绎不绝。最严重的事件,莫过于2月下旬的毛派洛阳会议。会议极其隐秘,只在会议纪要发布之后,公众才知道有这回事。更耸动的是,这次会议实际上是毛派组党的前奏:纪要明白无误地打出“毛派共产主义者”的旗帜,宣称其目的在于寻求毛派共产主义者的联合与组织,是“建立无产阶级政治团体的前期筹备会议”。同时宣告与习政权决裂,斥习政权为“以修正主义为政治特征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法西斯专政”。纪要最后号召“再次发动社会主义革命”,“重建社会主义丶共产主义未来”。

网格化维稳的背景下,以推翻现政权为宗旨的毛派洛阳会议能成功召集,本身就是奇迹。更匪夷所思的是,即便在会议纪要发布,美国之音丶法广等国际媒体跟进报道之后,当局仍报以惊人的静默,跟“扼杀于萌芽状态”的维稳常态形成鲜明对比,多少反映出当局的无奈与难堪。显而易见,毛派正在崛起,毕福剑事件只不过是其最新一幕。

当下中国的政治力量至少可分为四派。一是以传统官僚体系为主体的权贵派,一是还没有找到代表性人物的激进毛派或草根毛派;一是习近平代表的体制内的原教旨共产党人,一是跟草根毛派一样缺乏代表性人物的自由派。这四派对中国问题如何解决,中国道路通向何方,几乎没有任何共识,四派都是彼此敌对,不可调和。只要有一点点火星,哪怕如毕福剑那样的私人饭局中的几个段子,都很容易引爆一场舆论超限战。

习近平的反腐揭示出来骇人听闻的贪腐真相表明,他大力反腐不仅难以避免一场政治革命,搞得不好,完全可能加速一场政治和社会大革命的到来。中国文明最大的威胁从来都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

新“义和团”的崛起

三中决议始出,毛派一片哗然。虽然毛派中的救党保国派对习仍不死心,毛派中的激进派则对习完全绝望,干脆将习与邓江胡三代“修正主义头子”并列。十八届四中全会之后,毛派中的救党保国派声势渐弱,主张“二次革命”推倒重来的激进派渐占上风。毛派洛阳会议纪要即浓墨重彩地抨击救党保国派为“孟什维克”,自居“布尔什维克”与之切割。很多毛派头面人物,均因对习抱有幻想,而未获邀与会。此为中国隐藏之极大危险。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