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家对六四的反应

2014-08-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国民运人士孟浪(视频截图)
图片:中国民运人士孟浪(视频截图)
Photo: RFA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孟浪先生,诗人, 香港《溯源书社》总编

一、天安门事件后中国艺术界概览

1989之后的中国当代艺术,全面转向了消费政治——投身于市场经济和消费社会,转向后现代主义,以物质欲望的满足和无灵魂的身体狂欢为认同。
遗忘不只是艺术界内部的事情,更是国家意志的企图。

这也是一个艺术蒙羞的时代。但曾经的“后89”艺术只是冒“89”之名行失忆之实,远远不能代表“后89”艺术的真义。在所谓“后89”艺术的废墟上,需要重建真正面对“64”历史真相的“后89”艺术。

二、重建记忆 恢复真相的悲壮艺术实践

1、“墙内”与“墙外”

仍然有一些具有良知的艺术家一直以个体的身份独立对抗这个抹杀记忆的体制。他们拒绝遗忘,视记忆为艺术的源泉。他们重建记忆,希望恢复“64”的真相和尊严。他们潜行于地下,创作了另一个中国当代艺术史。但是这种面对历史真相的艺术同样遭到遮蔽和清除。记忆以及恢复记忆的努力,都为墙内所不容。

无奈之下,只有在墙外寻求自由,呼应墙内的不屈斗志。

2、美学正义与精神救赎——朱其主编《血色彷徨:1989年的政治和美学》的艺术意义

2014年纪念“64”25周年前夕,大陆著名艺术批评家朱其主编的《血色彷徨:1989年的政治和美学》在香港溯源书社出版,开“64”艺术出版之先河。
面对艺术的真实:介绍23位勇毅坚强的部分作品

在‘新1984’框架下,需要重新定义艺术与政治的关系

六四艺术可以看作这一美学政治的出发点或者早期实践。“1989年的政治和美学应该是当代艺术重新出发的一个精神起点……”

以“64”记忆重建为意旨

“作为一本抛砖引玉的“大陆六四艺术”首度结集出版物,绝大部分艺术家都同意署了真名,这是大陆艺术人史无前例的一次真诚无畏的集体出场。”直面历史,即是面对了真实的自己,也是面对了艺术的真实,这是所有艺术出发的原点。有了艺术的真实,才可以再去论及艺术高下,否则只有最基本的真伪问题。

朱其在序言中谈到:在20世纪世界民主运动史上,“64”学运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像一个发动机,从中国出发并受挫,却把影响扩展到整个世界,直至改变了全世界的意识形态版图。面对如此重大的政治事件,作为文化政治的当代艺术回避“64”是不可想象的事情。25年来,那些崇尚消费主义的当代艺术无论在拍卖场上多么风光,都无法正视它回避“64”这个事实。回避历史真相的艺术,注定其精神的短板。

三、 是否能正视“64”,是一块当代艺术的试金石

1、 1989年是当代艺术重新出发的一个精神起点

当代艺术亟需转折,从消费政治中走出,参与到现实的文化政治实践中去。对于中国社会的民主进程,“64”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障碍。必须追求历史真相,主动承担责任,表明忏悔意识,中国才可能真正走向未来。

2、 重建美学正义

当代艺术的转折是今天的迫切问题,而对“当代艺术转向哪里”的回答,越过今天,直接指向了25年前那个纷乱而紧张的夏夜。朱其有着政治哲学的判断力,也有艺术的救赎情怀。他不回避艺术与政治的关系,希望重建美学正义。面对当代社会的消费主义泥潭,他也希望以“64”艺术的精神能量去加以救赎。正义与救赎,分别隶属于地上之城和上帝之城的主题,也是当代艺术的两翼,构成其完整价值所在。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