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当前中国知识界的新权威主义

2014-09-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新权威主义代表学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萧功秦。 (网络图片)
图片: 新权威主义代表学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萧功秦。 (网络图片)

一丶当前中国新权威主义一瞥

1)主要代表人物:吴稼祥 萧功秦

2)新权威主义视野下的“习近平新政”

二丶中国新权威主义的来龙去脉

1)1988年前後的“新权威主义热”

2)习“新政”下的“新权威主义2.0升级版”

萧功秦“新权威主义2.0版”。

(“习近平新政”有八大特点:

“通过新的八项规定,理顺民气,缓解社会上的焦虑心理”

“提出新整风,通过克服官僚主义,通过官员的自我改革,自查自纠,来整顿官风”

“加大打击腐败的力度,老虎苍蝇一起打,打击腐败不但可以赢得民心,而且可以树立中央权威和威慑力,从而打击挡道的保守势力,起到敲山震虎作用”

“整顿网路环境,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极端主义利用网路,引爆社会政治参与爆炸,保持改革所需要的政治稳定环境”……等等)

二丶中国新权威主义实践上与理论上的困境

新权威主义南北两派坚持的基本主张相近,但也有区别。

当年:

北派倾向於认为,西方行之有效的企业自由制度与市场经济体制.是可以经由行政手段,人为地丶快速地挪用到中国来,以取代现行的旧体制。根据这一思路,通过建立某种新权威,以排斥这种阻力,并强制地迅速地推行西方企业自由制度,是完全可行的。人们曾形象地把这种观点称为「刺刀下的商品经济现」。

南派新权威主义认为,简单地丶漫不经心地搬用西方的自由市场制度或民主政治体制均会导致经济丶政治和让会生活的严重脱序。其认为,北派新权威主义只是激进的经济自由主义的一个变种。南派新权威主义的矛头是针对政治上与经济上的激进主义的。它视己为新保守主义。

现在:

北派:终极目标未变,以“谋略”“假动作”为赤裸裸的现实镇压辩护

南派:终极目标改变,从“自由民主”变成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基因突变

实践上:靠权威主义的政治制度而促进经济发展成功的国家,是所有权威主义国家中的少数,采纳权威主义制度绝不会自动保证经济发展,多数权威主义国家中做不到平等分配,甚至加剧贫富分化。

理论上:极权主义演化为权威主义的理论困境(如意识形态的忽退忽进丶如中国的土地产权问题等等……),不转换旗帜,不可能成功。


如下不同的各类威权主义国家,虽然运作形态有差异,但没有一类时经由极权主义自身和平演变而来

保守型:

传统君主制:例如摩洛哥丶科威特

个人独裁统治:例如班达时期的马拉威

激进型:

神权统治:例如霍梅尼时期的伊朗

通过某种弱意识形态控制社会的军人政权:例如戒严时期的中华民国丶阿尔及利亚丶厄利垂亚

虽然有民主选举,但是执政者限制其他政党发展:例如马来西亚丶新加坡丶尼加拉瓜丶俄罗斯丶委内瑞拉

缺少意识形态主导的军人政权:

军事政变直接上台的政权:例如前南越丶缅甸丶巴西丶阿根廷丶奈及利亚丶甘比亚丶布吉纳法索

军人-文官交替执政:例如民主化前的南韩丶泰国丶智利丶埃及丶叶门

黑社会主义:

例如马科斯时期的菲律宾丶苏哈托时期的印尼丶土库曼丶弗朗索瓦•杜瓦利埃父子统治下的海地丶辛巴威丶赤道几内亚丶前萨伊共和国

三丶 什麽条件下“权威主义转型战略”才有可能?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