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球运与国运座谈提纲:

2006-07-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座谈人:刘劭夫先生,时事评论家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时间:美东时间2006年06月29日

座谈提纲:

一、“爱国者游戏”

「我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德国国旗同时出现──几千几万幅国旗在人们的手里挥舞飘动。我从来没见过德国人那么以自己的国家『自豪』,其实,我从来没见过德国人以自己的国家『自豪』过──这真是第一次。大家在挥舞国旗为德国队加油的时候,好像纳粹的阴影真的消失了,好像人们突然发现──我们是德国人,是一体的。

「我这才发现,这次主办足球世界杯,对德国人的『认同』是多么、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我很吃惊。」 成功地主办国际体育竞赛可以给国民带来自豪感以及向心力。

在全世界的注目之下,把盛会办得风光,人民会以他所属的国家为荣;国际竞技所带来的「同舟共济」和「同仇敌慨」的情感,又能加深人民的国家认同和社会凝聚。每一个有能力的国家都卯足了劲在竞争重大国际竞技或博览的主办权,除了经济考虑之外,这「凝聚认同」、给国人光荣感的政治考虑,是一个核心因素。 “爱国主义”这个在过去半个世纪中被视为禁忌的字眼,在2006年的夏天重回德国。

二、体育:群体情绪相对合理的宣泄渠道

1、 人类的攻击性天性 2、 历史上的主要发泄口 3、 当代的主要发泄口 欧洲包括美国媒体都认为球迷们摇旗呐喊表现出来的群体意识是一种无伤大雅的“派对爱国主义”,人们把自己从繁琐的日常生活牢笼众皆放出来,这种震天价响的运动场上的爱国主义,有益无害,它可令人忘忧,可凝聚社会共识,能团结情感和力量,同时它是世俗的、非政治的,它甚至能为德国上世纪几经挫伤的集体意识进行疗伤。

三、“体育政治”和“政治体育”

1936年柏林奥运会,希特勒玩的“体育政治”(苏联也曾继承以宣扬社会主义优越性,中共的乒乓外交) 中共玩的“政治体育”(文革中政治笼罩、扼杀体育)

四、 球运与国运:关联与非关联

中国足球缘何屡屡失败? 球运是球运,国运是国运

五、“体育游戏”与“政治游戏”:从奥林匹克谈起

A. 奥林匹克的根本传统有哪些要素: 1)“游戏规则”高于一切,不得在比赛中途任意修改规则 2)违规出局 3)裁判中立、公正、专业 4)在规则下,双方竭尽全力平等竞争(对比“让球”) 可以总称为 fair play, 即“费厄泼赖”精神。它在中国(联系到鲁迅对它的批判)的命运

B. 希腊体育的奥林匹克与西方民主宪政制度的精神关联

C. 、中国的体育传统 高俅之“俅”是现代足球的祖先吗?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